南京大学小百合BBS论坛

南京大学小百合,南京大学bbs,南京大学小百合bbs,南京大学论坛,小百合,南大小百合,小百合bbs,南大小百合bbs,南京小百合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lle (第8章ing), 信区: WarAndPeace
标  题: [转载] 结婚进行曲--侯文咏zz
发信站: 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Sun Dec 15 16:53:18 2002)

【 以下文字转载自 Taiwan 讨论区 】
【 原文由 lle 所发表 】


转载说明:无意侵占侯先生版权.
也不知道该版权是否在大陆也有效

         【结婚进行曲】
          ◇侯文咏◇
  好了,现在我要结婚了。

  这个过去二十多年来我不曾仔细想过的问题终于发生
了。发生的经过虽然不免有一些前因后果,但是变成事实
的那一刹那实在是太平静了。平静得我觉得有些无辜。我
只是问她:

  “我们结婚好吗?”

  没想到她就同意了。

  我想过去我一定听了太多的求婚的夸张故事了。诸如
要带玫瑰花,要下跪,要费尽心思说一些很特别又很奇怪
的话。所以我先放一点风声,试探一下我会得到什么样的
反应?

  没想到她就同意了。

  现在我可有些慌了。结婚当然很过瘾,可是坏处倒也
不少。包括你在医院值班的时候不再有美丽热情大方的护
士小姐免费请你吃热腾腾的咖啡,或是可口的精致点心,
以及自己精心烹饪的消夜。你讲的笑话,尽管再有趣,将
不再有那些吃吃的笑声支持你。更糟糕的是路上你看见的
那些摇曳招展,令人怦然心动的女孩也都将与你美丽的想
像空间天人永别。

  “关于结婚,你有任何计画吗?”这位我准亲爱的老
婆开始发问了。“结婚计画?”“对呀,好比是照相,礼
服,喜宴等等。”“你是说穿得像个洋娃娃,到中正纪念
堂出尽洋相,然后任人摆布,卡擦,卡擦,照出两个自己
都不认识的陌生人,还得交出一堆钞票给别人的那种傻事
?”“我从来不觉得那是傻事。”“亲爱的,我们要结婚
了。但是我实在不觉得有什么必要必须花一天,穿得奇奇
怪怪到中正纪念堂去拍什么纪念照。我们甚至从来没有在
那里约会过。再说,也没有人规定要有结婚照才能取得结
婚证明。”“你是说,我们只要穿得破破烂栏,随便去拍
张照片就好了?”“难道你看不出来那只是商业的噱头吗
?”“我就知道,你一点都不爱我。”麻烦了,现在嘴巴
嘟得半天高。“我不需要向生意人交钱来证明我爱你呀。
”“可是我的亲戚朋友要看埃他们希望看到我幸福快乐的
感觉。”“人人都知道那只是假相埃”“你想,如果假相
都看不到,谁会相信真相呢?”

  好了。我去挑礼服公司,摄影公司。我穿上全白的欧
式礼服,戴上据说好看的那种胡适眼镜。像只玩具狗一样
,被放在新娘身边摆来摆去。还得不时装出幸福的微笑。
清装,民国装,欧式,美式,室内,室外,立姿,坐姿…
…。

  这么多的噱头让人实在不安。婚姻专家已经说过许多
话了。我开始怀疑,会不会婚姻就是这个样子,一堆噱头
与一堆美丽假相的组合。不但如此,人人还乐于帮忙成全
这个谎言?

  就在我快要哭出来的时候,摄影公司给我看了一卷他
们制作的实况录影。并问我是否愿意如法炮制。那卷录影
是由三流的理查克莱德门音乐,加上一堆吃吃喝喝的人,
还有喝醉酒的人。新郎新娘被一群整人专家以很不文雅的
方式修理。我断然拒绝了他们的提议。同时心情好了一点
。我有一种看到别人滑倒,拍手叫好的邪恶快感。原来我
并不是全世界最无奈的人。

  尽管如此,这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接著是我的母亲。她的最大儿子现在要结婚了,所以
她也与有荣焉。

  有一天我回到家里,发现我的老妈兼程北上。灰头土
脸从我的房间走出来。

  “哎呀,你都快结婚了,房间还弄得到处是书。像个
小孩子一样。”我亲爱的老妈一边抱怨,同时我发现有两
名身强力壮的工人,把我的书桌搬了出来。

  “书和结婚有什么关系?”我走进房间里面,哇,不
得了,满地都是书,乱七八糟,像是才遭了强盗一样。

  “你听过有人洞房花烛夜在看书的吗?”“啊!我摆
在桌上那一堆临床的数据呢?”“你是说那一堆乱七八糟
,叠在桌上的垃圾纸?”“那不是垃圾,那是临床实验数
据。八十个病人的临床实验的心血结晶。一共费了我快一
年的力气。”“我告诉你,那些垃圾已经在楼下的垃圾堆
里面了。你最好赶快去找。”亲爱的老妈显得很不满意,
“我要真的觉得那些资料很重要,我绝对不会像你那样乱
摆。”

  我飞也似地奔下楼去。在一堆塑胶袋,死猫,旧沙发
之间,捏著鼻子,半小时后,总算找出那叠绉成一团,还
滴著水的资料。

  等我再度回到房间,简直不认识了。

  先是换上了梳妆台。书,以及书柜全不见了,变成了
衣柜。然后是粉红色的新床,还套著塑胶套。“过几天我
请人把壁纸一起换掉。”亲爱的老妈得意地表示,“这样
看起来就更浪漫了。”“老妈,”我有点慌了,“这哪是
洞房,这根本就是把我的书房换成闺房。那以后我怎么办
?”“你听好,儿子,”老妈郑重地告诉我,“你现在已
经是快要结婚的人了,你可不可以有一点要结婚的样子?
”“我是要结婚了没错,可是一定要弄成这个样子才可以
吗?”“你不弄成这样,人家看了怎么知道你要结婚了呢
?,再说你弄得一屋子书,别人一定说这个父母亲好狠心
,连儿子的新房都拾不得花钱?要结婚了,总得浪漫一下
啊,别那么老古板好不好?”

  我变成了一个老古板?

  浪漫,浪漫,非常浪漫。这些以通俗观点布置,愈来
愈浪漫的色彩,使我的生活愈来愈不方便。我在餐厅看书
,在包著塑胶套的床上睡觉。屋子里面像细菌分裂的双喜
大红剪字到处增生。整个屋子像是个粉红陷阱。

  有一天夜里我忽然醒来,想起我要结婚了,从此要过
著这种生活,我害怕极了。

  日子愈来愈迫近,以乎是除了我之外,人人都兴高采
烈。而一切的灾难也都来自这些无微不至的关怀。

  “乖孙,阿妈告诉你,”老祖母特别把我叫去,“那
天晚上上床之前,记得偷偷把拖鞋压在她的拖鞋上,知道
不知道?”我点了点头,“可是这样有什么好处?”“好
处可多了,”老祖母神秘地告诉我,“你祖父到死之前都
还不知道我靠著这一招,治了他一辈子。”

  差不多每来一个人,就要好心地告诉我们一些秘方。
包括标准的传统礼俗,吊猪肉、甘蔗在礼车上。还有什么
槟榔,香烟,扇子,手帕,橘子,火炉,红包,喜幛,公
鸡,茶叶……。这使得事情愈来愈复杂,事不分大小,从
喜宴的地点,菜单,甚至是喜帖信封上到底要用毛笔或者
是钢笔书写,都有不同的意见。

  更可怕的是,有个人把我们的八字拿去合了一下,当
场规定我必须在当日早晨六点钟完成迎娶的仪式,这才算
是良辰吉时。我屈指算了一下,扣掉车程,这意味著新娘
必须在午夜三点钟左右起床开始准备。

  竟没有一个人出面阻止一下这件事。似乎是一旦你决
定要结婚了,你就有活该的责任和义务。

  然后愈来愈乱,直到结婚的前一天,我们紧张地拿著
双方的家族照片,努力地背著每一个人的身分以及职称,
免得明天搞错。同时不断有人告诉我一些有待解决的小事
,像是有一个司机请假不能来,必须找人替代。或者是餐
馆来问到底要多少啤酒,多少绍兴酒之类的杂事。这不像
是结婚,有点像是明天要公演了。我很怀疑这一切能串在
一起。我十分担心,明天线一拉,这一串珠子就要撒得满
地哗啦哗啦了。

  根据我的经验,所有的混乱到结婚当天会完全解决。
然后是一片沈闷,闷得人都快发慌了。

  “我们这样坐著要坐到什么时候?”我偷偷地问。“
坐到时辰到了,然后上去祭拜祖先。”

  坐在客厅里的是双方家长以及双方家族的重要干部。
新娘一大早就迎娶回来了,但是我还不能亲吻她。我们得
静静地坐在那儿等一、二个小时的时辰。等祭拜祖先,才
算是正式过门。

  双方客气而安静,尴尬得很,像是给谁愚弄了似地。

  没有人找得出能够持续五分钟以上的话题。大家看著
我,彷佛这一切罪过都是我造成的。

  沈闷中,我的伯父拿出了他那台随身小收音机。“东
元,一百零五块。正道,一百元零三毛....。”“亲
家,你也收听股票?”对方的叔叔说话了。莫名其妙地,
双方的人马都加入股票分析的讨论与战局,一时气氛热络
,双方大有相见恨晚之势。真是唤醒群众,能知团结,最
有力的武器。

  从股票到对国事的看法,到彼此对疾病的秘方。等我
们祭告祖先之后,这两个原本素昧平生的家族,已经成了
热络的夥伴了。国父的看法果然没错,二十世纪不得不为
民生主义擅场之世纪。

  我的婚礼是在吃吃喝喝之中结束的。那样的场面总让
我想起费里尼拍“罗马”那部电影中,义大利人当著大街
的那种吃相,热闹而叫人不太敢恭维。台上的长官,不管
见过没见过,一律哇啦哇啦地讲一些冠冕堂皇的称赞与祝
福。这一天新郎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没有人会提他袜子
乱丢的丑事。新娘一定是世界上最宜家宜室的女人,大家
也忘记了她爱哭的缺点。台下宾客亦不甘示弱地吃他们哇
啦哇啦的宴席,交他们唏哩唏哩的际,应他们哗啦哗啦的
酬。麦克风偶尔发出吱吱的声响,没有人觉得那是噪音。
噪音是我们喜庆方式的一大部分。中国式婚姻最大的好处
恐怕在于这是一个和稀泥的民族,你搞得愈烂,大家愈感
到满意,并且衷心祝福。

  等到夜深,所有的宾客都走了之后,我忽然觉得怅然
若失。婚姻像是康德拉的小说“黑暗的心”或者是柯波拉
的电影“现代启示录”。当你充满著期待沿著河流逆而上
,愈深入核心愈清楚地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你还记得我们谈恋爱的时候,我们期待的结婚典礼
吗?”“当然记得。”我回答。“说说看,我喜欢听。”
“我们的婚礼要在一个绿草如茵的草原上。”“对,对,
再说。”雅丽兴致可来了。我硬著头皮接著说,“宾客们
都在铺满白色餐桌上等著我们。风微微吹过,阳光薄薄地
晒著人。我们在弦乐的伴奏下,慢慢地乘著直升机降落下
来。花童为我们卷开长长的地毯……”我忽然停下来看著
她,“我们的婚礼好俗气,对不对?”“我们只有一辈子
,想过大部分人都过的日子,于是选择了婚姻。所以结婚
一定是最俗气的事。可是我们俗气得心甘情愿。”她理直
气壮地告诉我,“再说给我听啊,还没讲完。”我想了想
,“日子要过,梦也要做。”说著我们都好笑了起来。“
我想我们一定会白头偕老。”我感触良深地表示。“喔?
”“我再也不要再结一次婚了,”我装出老狗的可怜相,
“我觉得我像是翻山越岭,千辛万苦爬呀爬,总算是爬到
你的身边。”我亲爱的老婆眯著眼睛,做出动人的表情,
“不过你还有一座山岭要翻……。”

  我斜眼看她。好在这次梦魇我并不是真的一无所有。
至少我亲爱的老婆是一件唯一值得的事。感谢老天,我终
于公演完结婚典礼。现在是我的洞房花烛夜,一切才正要
开始。

  我亲爱的老婆风情万种,正是春雪初融,斜照江天一
抹红。

  我总算开始觉得结婚或许是一件有趣的事了....





--


沉默的世界是我们唯一的家园

※ 来源:.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http://bbs.nju.edu.cn [FROM: 202.204.20.65]

--

※ 来源:.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http://bbs.nju.edu.cn [FROM: 202.204.20.65]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5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生平最讨厌溜须拍马的人,和他们在一起,显得老子很不会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