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小百合BBS论坛

南京大学小百合,南京大学bbs,南京大学小百合bbs,南京大学论坛,小百合,南大小百合,小百合bbs,南大小百合bbs,南京小百合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meilibuzai (狗蛋:找个mm好好爱!), 信区: WarAndPeace
标  题: 八楼的老鼠
发信站: 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Wed Apr 30 23:30:56 2003)




    有个名人无比真诚而且深有体会地说过,如果强奸不可避免地来临,那就闭上眼睛,

流着泪,去享受它所带来的快感吧。
                                                           ——题记

(1)

    吱,吱,吱吱,吱……吱。

    应该是深夜,房门突然洞开,一具轻纱覆盖下的美丽躯体闪了进来。好像还有月亮,

能看见有人进来。那就应该有风,因为有月亮。轻纱薄如蝉翼,线条诱惑,只是面容不怎

么清晰。有线条更好,或者只要是女人。她是谁,孤男寡女,一幅饥渴的样子。似乎解释

不通。怎么,又多了个猛男?挺帅的,小弟弟也挺可观,一个强劲的对手。美女爱猛男,

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难道真的没机会了?两人站到床边了。美女很享受地仰躺着,猛男

反倒成了僵尸。我考,忍不住了,小弟弟使劲的桶了进去。不干白不干,又没人知道。脑

子不在挣扎,一下子清静了。一泻千里的感觉,快感传到了大脑皮层。嗯?底裤发晾?顾

不得了,伟强侧个身,复又沉沉睡去。

    “跑步了。”舍友大吼一声。伟强挣扎着探出身,翻了翻眼:“六点半,还早呢。”

嘟囔着,又睡了。

    啊,还有五分钟上课?伟强着了慌,匆匆忙忙套上衣服,挤到些牛奶面包,百米冲

刺般直指教室。多谢罢餐,小卖部的生意奇好。

    头两节会计,四零七偏偏要爬五层楼。教室还不错。后两节机工,要交作业。伟强想

起了点什么,怪怪的说不太清楚,脚下的速度并未因此放慢,尽管底裤有些粗糙。



                          (2)

    刚刚上课。伟强从后门溜进教室,最后一排,老地方。喘息稍定开始塞面包,边吸牛

奶边幸灾乐祸的张望:老师不怎么乐意,太好了,幸好我没迟到。

    很久不听课了,枯燥的课程,乏味的教室,照本宣科的老师,千篇一律的学生,明目

张胆的扼杀,想听课都不怎么容易,伟强又把“闲书”掏出来。《挪威的森林》。前几天

刚翻过川端康成,伟强早被川端的文字诱惑,铁定村上也该如此,所有日本作家皆如此。

译序似乎并不符合他的推测,相反对川端还有所贬低。现在五十多页,也许译者笔力不够

,伟强真有点受骗的感觉。啰里啰唆的唠叨,没有川端的简约灵动,更没有印象中日本的

影子。不过伟强并不怎么想放弃。

    又一百多页。老师发话了,“今天的课就到这里,下次……”伟强向来不关心这些,

也不需要关心,总有人会担心的。收拾好书包,越过前边几个女生,洒脱的向机工教室踱

去。应该去抄机工作业,工科老师太认真,马虎不得。

    外边停了雨,上课时候有过一阵。早晨的天色不好,可是下了雨,在这西北的城市真

有点意外。法国梧桐正在发芽,浸水的树干都发青了。经年难变的松柏,也少了些土色。

几颗不知名的树正在盛开,偏僻的角落里,白色黄色,或清高,或自恋。西花园的花房房

顶上,一棵藤树正在营造“海”的意象,也许它已经成功了,至少伟强这么认为。不管怎

么说,这也算校园里最美的一景。清新的花园路,冬青树间走过一群群女生,偶尔几条可

爱的浅色裙子,边缩身子边发抖。几片牡丹长势正旺,尽管都是新芽,却比月季来的清纯

可爱。寿星桃开了,娇娇欲滴的殷红,性感诱惑。

    春夏之交,诗意浓浓。伟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一种享受。尽管身边没有可心的

人儿。



                                (3)

    作业不多,也挺容易。伟强总体不起听课的兴趣,继续《挪威的森林》。应该这节课

看完,前几天去书店淘的几本特价书正挨着个儿,耽误不得。强迫症?伟强笑了笑,风马

牛不相及。

    又五十多页。永泽挺可怕的,如此强的信念、毅力,理性的让人羡慕。伟强认识的几

个师兄师姐差不多,也很久没怎么联系他们了。伟强更喜欢《刀锋》里的拉里,尽管他并

不如拉斯科尔尼科夫更有生活气息。情节在继续。玲子弹给直子的几首曲子,恰好伟强也

特别喜欢。玲子的发病史,绿子的出现,初美的容忍——伟强似乎有些理解大野洋子根列

农的婚姻,也开始隐约体谅日本发达的AV事业。玲子重回世界,全书在渡边那句“我现在

在哪里”中落下帷幕。伟强使劲的吸了口气,如释重负。

    上面的老师正讲得起劲,邻座的家伙记笔记更是神速。伟强总觉机工有些多余,他们

是不文不理管院,除了计算机、数学,就是这些工科的东西,据说还有些贼BT的课要开呢

。在说,这门课跟很多高中知识重合,不知道领导们怎么想的。伟强想先努力回忆一下小

说内容,可是徒劳。这也是他的缺点,无论看书、看电影还是听报告,总得自己重新推敲

几番才能稍微明白点什么。这可能要花很长时间。伟强决定放一下,看会课本再说。

    二十分钟后,老师准时下课,很工科。楼道里挤满了饥荒的孩子,乌七八糟的声音,

仿佛世界彻底解放了。继续罢餐是个主题,尽管好几个家伙不怎么支持,伟强还是跟大队

出了南门。伟强的罢餐并不积极,事关全校同学利益,他可不想落后。多元化的社会,似

乎也该容忍某些装酷、刻意去康桥吃饭以展示自己特立独行的人吧?伟强不太想考虑这个

问题,为此,他已经臭骂了好几个同学。

    吃饭要紧。



                         (4)

    说好过南二环,路太远,伟强四个人随便钻进家小餐馆。路东的烤肉店拆了。老赵的

伙计们正在打扫卫生。重庆餐馆坐满了人,几家常去的也满了。这是家东北菜,应该不错

吧。

    “几位先稍等,这桌人就走了。”男伙计麻利的接过雨伞,疵着大黄牙。伟强四个被

安排到门旁坐定。有点凉。边上堆着几把雨伞。

    “老板,先来点水吧”,伟强嚷着。
    “青椒炒蛋。”“鱼香茄子。”“回锅肉。”“苜蓿肉。”一个人点一个,边喝劣质

茶水,边等服务员上菜。五分钟后,青椒炒蛋上来了。
    “先把饭拿过来吧,”同学等不及了,“先四碗。”

    “怎么就三碗?”
    “不好意思,先等一下。”服务员裂一下嘴,忙把镶指甲的饭端过来。

    一阵疾风骤雨,饭菜都不够四个饿汉塞嘴。接着上了苜蓿肉。青菜有些老,嗑牙,蛋

还没熟透。算了,还是先吃饱在说。

    “哎!要是继续罢餐,不知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伟强多少有点感慨。
    “没、没事,能坚持几天就几天了……”哦,这是以前的团支部书记,普通话不怎么

利索。
    “我操,罢餐估计不会成功的。”急脾气的安徽小伙,“还有那么多人继续去康桥,

我考!”
    “是呀,你们寝室那谁(后面的闽浙小伙),不是一直去那里?”温和的河南小伙朝

着伟强。
    “算了,算了。人家有钱……”
    “什么有钱没钱!有钱也不行!这是全校同学的利益。”
    “我都磨破嘴皮子了,都臭骂了好几次,人家照样去……”
    “我操了……”终于,急脾气也服了。
    “操个屁呀,人、人家就是愿意去,也没办法呀。”
    “不是还有那谁吗?”
    “算了,算了,”伟强可不太想午饭也谈些这个,那可真要扫兴了。

    “操,就是没有组织的人……”
    “组、组织的人?谁组织?嘿嘿。”
    “呵呵,找人组织都没有敢出头的。开除学籍,留下个档案,哼哼,一辈子就玩完了

。”
    “就是呀,谁组织?学生会?忙着贪污,当狗腿子了。其他还有什么社团想做这个?

加上学校喜欢‘秋后算总账’,没几个人想出头了。在说,想组织也组织不起来呀。你看

看,别说其他地方,我们身边的人都不支持罢餐,还有多少人支持?”伟强不知道从哪里

找来这么多话。
    “我操了……哎,吃饭吃饭!”
    “就是呀,好好做好咱自个儿也很不错。今天去康桥的人明显少了。吃饭,吃饭!”

    “对、对,吃饭,吃饭。我考。”


    “老板,再来几碗饭,”还是伟强吃得快,“你们谁还要?”
    “你先要,我们等等。”

    十分钟,鱼香茄子终于上来了。“嘎吱,嘎吱”。同学似乎不怎么介意,伟强受不了

。明明不到火候,怎么吃?
    “哎,老板,快过来!”
    “……”刚才的小伙,“您什么事?”
    “你看这茄子,咬不动,里边还发白,怎么吃?”
    “哦,……”
    “再炒一下,不然没法吃。什么茄子!”
    “就是,在回回锅。没法吃,生的……”河南小伙看伟强这么认真,也附和了几句。

    “中,好来……你们先等一下。”刚才带人进门的伙计吆喝着,把菜端走了。

    又五分钟,茄子好了。
    “我考,怎么这个样子了?跟水煮得差不多了……”伟强还不满意,怪声怪气的。

    “算了,算了,不就是个茄子,不吃算了。还有个菜呢!”急脾气这就不急了。
    好吧,反正大家一起掏钱,没什么大不了的,那就一起等吧。四个人开始喝水等“回

锅肉”。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二十分钟。邻座的人换了两遍了,旁边的雨伞也拿光了

,他们四个的菜还没上齐。

    “老板,我们的回锅肉呢?快点!”伟强也有点急。
    “就是呀,都等了二十多分钟了。”河南小伙也忍不住了。
    “快点,要不我们走了。快点!”急脾气丢了句话。
    “老板,你、你们做什么了?这么长时间都不上菜,还做不做生意呀?”

    “在稍等,刚才没有菜了……”那个小伙又过来了。
    “没菜,你、你们怎么不早说?我们换不就行了?真是的。”
    “……”,小伙理亏,“你们在稍等,就好了,就好了。”

    “没菜,来点水也行吧?”急脾气冲了,“谁都没有!”
    “……”小伙提过来个破吕壶,好像没水。
    “拿水来,快!”小伙也冲了,朝旁边的服务员嚷。

    又十分钟,我们的回锅肉来了:“蒜苗回锅肉”。

    “哎,不是尖椒回锅肉吗?怎么是蒜苗?”伟强挑刺。
    “都是这个,哪有什么尖椒?”小伙好像真冲了。
    “算了,算了。吃饱了就行了。” 伟强刚要顶,河南小伙拦下了。
    “算、算了,蒜苗就蒜苗。”
    “我操,反正我不吃了,嘿嘿。”

    一阵丁丁当当,几个人都差不多了。青椒炒蛋光了,苜蓿肉剩了些菜梗,茄子没怎么

消耗,回锅肉刚上来。可能实在等不及了,吃顿饭都要一个小时,幸亏下午没课。

    “哎、哎,给、再给我来碗米饭。”
    “我考,我们不等了,你自己吃吧!”
    “就是,你今天怎么吃这么多呀。”
    这次伟强没作声。
    “嘿嘿。”他一个人专心致志的吃起了回锅肉。

    终于吃完饭。
    “一点二十,十二点二十,一、一顿饭一个小时。”
    “我考。下次肯定不来这里,我操……”
    “十八块钱,每个人四块五,跟康桥没什么区别嘛!”
    “还得走这么长的路,等这么长时间。哎。”
    “为了罢餐,怎么也得挺过去!”
    “恩。”“那是。”“当然了。”




                                (5)


    还没爬上八楼,嘈杂的声音早灌满双耳。这就是我们的生活,伟强喘了口粗气。

    “对了,对了……”这是打星际争霸的。“通,砰”看来正激烈。“咦,哎,啊,嗯

嗯……”“啊,啊,啊……”那个家伙看A片这么明目张胆?“噔噔噔……”这家伙的QQ

开的忒大了吧?“吱……吱”应该是在联众上吧?大二刚开始,几乎人手一台电脑。借口

是开的计算机课,现在每个人都各有其用。有人玩游戏,伟强只有两件事最重要:
BBS & MOVIES 。

   “FT,老鼠太可恶(E)了。”广东舍友边调音响,边唧歪,“居…然又给我的线咬断

了?”
   “我的也是,还有电话线。我考~”闽浙舍友也嚷了起来。
   “鸡巴!我的苹果前几天就被咬了!”爽快地东北舍友掺合着,他没电脑。

   “小强,回来了??去那里了?”广东小伙总是喜欢问长问短,可能是被爱情麻醉了?

   “吃饭了,我考,一个多小时。”伟强不耐烦地回答着,顺手丢下包,开机。
    我的应该幸免遇难吧?难怪昨晚听到“吱吱”声,还作了个那种梦。对了,要换底裤

了,难受得要死。洗澡在说吧。

    显示器老化,系统也得重装,伟强打算还是等到五一再说。QQ好像出了毛病,不过还

能用。BBS,嗯,版面没什么大事。“毕竟冷版面。”伟强嘀咕了一声。在线好友十几个,

可没几个可聊天的。随便发几贴,又转到外站,一样。那就看电影。《Y.TU.MAMA.
TAMBIEN》,不知道名字,不是英语,看了再说。不对,所有解码器都装了,DIVX没问题

呀,怎么就是没声音?资源设备管理器,完全正常。音箱电源也接通了,那是怎么回事呢

?正当伟强急得蹬腿的时候,桌子下面跑出了一段线来。晕,那可不就是音箱线!这只死

老鼠,今天算是结下仇了,不共戴天。伟强勉强接好线,开始看电影。

    片子比较长,不午睡不好坚持。伟强还有包烟,应该管用。广东小伙正在看TVB新闻,

吧唧吧唧鸟语在说SARS——非典型性肺炎。今天香港新增20例,差不多全是医护人员。这

不是第一天。他从返校开始,几乎每天必看香港对SARS的报道,好像很严重的样子。广东

春节发生过几次抢购,醋、板蓝根,伟强就知道这么多。如果很严重,大陆也该透露一下

吧?尽管政府的很多东西不值得相信,可这么样的灾难,政府不该掩盖吧?据此,伟强跟

东北小伙展开了想象:难不成港民对十六大不满,渲染非典来影射政府?广东小伙很不同

意,他稍微见识过,还算了解情况吧。于是他们每天都看非典报道,可伟强并不怎么还怕

。说不定,根本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呢。毕竟大西北,跟广东隔了几千里。

    伟强决定看完电影。译名不怎么雅观,《我操了你妈》。(会有很多镜头吧?纯粹的

A片挺恶心,这种穿插的更刺激。刚上来也确有不少激情镜头。)伟强并不刻意的找片,

可实在找不到比电影更好的发泄。看书,上网,写东西,都太自我了。前几晚十一点准时

的“罢餐”口号,确实给大家无聊的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喊口号的人也知道,大家并不

全冲着罢餐,也不奇怪中间成了发泄对学校的不满。学校急了,反倒更有趣。破坏公物倒

是其次,真出了学潮(北大刚罢完),不是谁能承担的。伟强依然没兴趣,除了看不到成

功的可能,还有学校的秋后算账,不值得。所以,就算伟强在BBS上有点牛皮,可他还是

尽量的夹着尾巴。现实生活里,又有谁不夹着尾巴呢?

    一部成长的电影。幽灵世界、东东的夏天、美丽的西西里岛传说、天堂影院,差不多

。伟强想就此写点东西,可实在写不出。不是不会写,而是他没体会过其中的成长痕迹。

偶然发生了某件事,这件事足以让所有的主人公脱胎换骨。这改变是一次飞跃,从以前的

堕落中醒来,义无反顾地投入多姿多彩的生活中。这该是我们的人生吗?伟强不以为然。

见识过他的人都说他很感伤,骨子里天生的。他何尝不是热血男儿,又何尝不充满期待,

期待彻底摆脱这颓废无聊的生活?到现在为止,他什么也看不到,理想、未来都是奢侈的

。这也是他强迫症一样看书、看电影、写东西的原因吧?这又何尝不是对未来充满绝望的

徒劳挣扎呢?

    这片子让伟强很痛苦,他想就此睡去,哪怕只为了躲避这些谁也不能替他回答的问题







                                  (6)


    一觉醒来,除了头脑有点发胀,什么都没了。伟强决定先去洗澡,在美美吃顿晚饭,

然后上课。说实话,去上课只是他看书的借口。

    澡堂改善了不少,至少南边的也开了,不要几个人共用一个了。看来,我们只有弄点

声音,才有人知道我们的情况,才有人想起该做点什么。社会上弄出声音的人多了,可为

什么现实还是惨不忍睹?也许自己太悲观了,可这并不只是他自己的忧心。看看这群大学

生,什么事情都想做,除了好好学习,难道他们真不知道学习的重要?难道他们真不了解

社会的艰辛?可就算知道了有什么用?谁能给他们个肯定答案?连自己想做的都做不能做

,还怎么谈什么理想、将来!也许因为特殊时期,问题才会向缓和方向发展。如果不是特

殊时期,会不会弄出声音也没人关心?就看那个虚拟的BBS,屁大的站长就能一手遮天,

肆意非为。他们也是学生,他们也在遭受不平等待遇,可他们都做了些什么?有人投诉,

好嘛,放着拖着,直到时间把这些东西抹掉。你们不服独裁,好嘛,有本事去网络中心去

告吧!不过就是个虚拟的BBS呀!

    伟强决定什么也不想了,他做过很多尝试,结果还不是自己一身骚?单凭一己之力,

无法跟整个制度抗衡的。那是螳臂当车。再说,当今社会物欲横流,人心不古,到处结满

不信任的坚冰,心灵的沟通已越来越不可能,更别说什么“革命友谊”了。每个人都是孤

独的,所以前阵一个很好的演员自杀了。伟强也是。这就是生活:除非死,不然就得挣一

只眼闭一只眼的得过且过。可死谈何容易?

    今天是罢餐失败后的第三天,伟强决定去康桥。刚罢餐他就胃痛,也得养养了。伟强

想起来那些趁火打劫、抢了他们罢餐成果的家伙,还有那些脑满肠肥打官腔家伙。他觉得

自己想的太多,也许就不该参加罢餐。他今天就要进康桥,去二楼好好吃一顿。

    价格便宜了,这是伟强注意到的第一件事。餐桌上,他的双眼就只在食物跟美女间往

返:二十多岁连女生的手都没碰过,也该好好看看了。春天来了,薄薄的衣服衬出女性的

线条,真的挺诱人。他去上课,很多时候就在朝几个女生发呆。他很会掩盖,没人知道他

在盯着女生,特别是女生的胸部。晚上公司理财也会一样。

    闲书是《理想国》,《论语》的感觉,头有点大。不是九点下课,老师要半个月后出

差,临时加课。反正不停课,那就先看看报纸吧。




                         (7)


    现在,他正在四大发明广场,他也习惯了晚课后从西花园穿过。这些时候,他总有种

奇怪的感觉。那种感觉是什么感觉呢?每次他都试着去描述,每次都不成功。

    那种感觉就像一场梦。你或站或做,在一片空阔广场的中央位置,周围都是匆匆的行

人,面无表情,行尸走肉般,他们只是在不停的走。你呢,你好象被扒光了衣服,赤裸裸

的站在哪里。可是,你好象并不存在。你就像中了邪一样,突然变得透明起来——别人看

不见你,甚至,他们正像光一样不停的穿过你,你根本不存在了。你突然讨厌了自己的处

境,发了狠想弄点什么出来。你张开嘴,使劲的压缩声带,可是,连你自己都听不到自己

在说什么。你怒了,想起来该朝他们抡几下拳头,可是,仍然徒劳。你开始不停的诅咒,

不停的敲打,他们依然无动于衷,甚至你也什么都感觉不到了。你突然彻底失望,好象堕

入无底深渊,可是飞的感觉在哪里?你累了,低的绝望了,于是你想放声大哭。可这次连

眼泪都没有,没有,什么也没有,连悲伤的感觉都没了。于是,你终于意识到,你被抛弃

了,上帝、或周围的人群所抛弃。你突然有些害怕,害怕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就像那永远

吞噬的黑洞,所有接近的东西都被吞噬,包括你自己。你觉得自己短路,什么都不存在了

,自己、甚至周围的一切。果然,你的眼前空旷起来,刚才的一切都烟消云散,甚至你的

心跳声都没了。可是,你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孤零零的,就像漂浮在一个什么都不存

在的空间里。那是真空地带,可是,你却活在这真空里。你比刚才更加孤独,而且,这时

的孤独似乎就是你,你就是孤独。你什么都没有,因为你就是孤独,孤独也只有孤独自己



    每次差不多都是在这种时候,伟强正好走到康桥苑,后背有些凉,脸上冒出了数不清

的汗珠。也许是没有爱人的缘故吧?

    烟抽完了,正好去买包。




                        (8)

    以前下课,伟强还会拚命的往寝室赶。他也说不清为什么那么急躁,仿佛在等待什么

?BBS上的她?不可能,他知道她根本没有正眼看过他,他也知道她跟他就像两条永不相

交的平行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在跳舞,疯狂的跳舞,自己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做

不了。那是什么?版务?不会,那几个烦人的版务早辞了,他现在只在冷版出现,偶而的

出现也只为贴几篇文章,除此他什么也不做。到底是为什么?他说不清,就像他现在不停

的看书,小说、哲学、诗歌、绘画,什么都看,什么都看不懂,可他还是想看。强迫症一

样。

    伟强觉得自己活得挺累的,他不想吓唬自己,他只想好好走、慢慢得走,或者说踱,

慢慢得踱回寝室。也许,他真的累了。以前,他还能整天的写东西,不管东西好坏,是否

有价值,他就是在写,不停的写,每次都写很长、很长。可是现在,他什么也不想做,特

别是写,见到了写,他就像撞见了火山地震、猛鬼怪兽,只能选择逃避,不停的逃避,尽

管,到处都不是安全的居所。可是,他还在不停的逃,仿佛一切都变成了逃,逃就他,他

就是逃。

    合该要发生什么事,这是伟强刚进门的感觉。结果闽浙小伙说八楼的老鼠正在他们寝

室,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简单听取了目前双方的对阵状况,伟强决定先除之而后快,决

不放虎归山,让老鼠遗害人间。老鼠进出的通道是洗手间,先把洗手间门用纸塞住。阳台

上的门也仔细关上,决不留一条生路。接下来便是两个高级智能生物与一个低级哺乳动物

间的对抗战。由于伟强战术得当,最终,老鼠在墙角处命丧伟强的拖把柄下。

    当然,惨烈程度并不是轻描淡写所能传达的。毕竟,这场战争对老鼠来说是生死之战

,对伟强他们来说,顶多是为了某点财产而战,并不性命攸关。况且,老鼠身材小,动作

灵活,可以毫不顾虑的充分利用天时地利,尽量逃避灭顶之灾。伟强他们可要顾虑很多,

既不破坏公物,还要尽量不造成个人财产损失,同时就打老鼠这件事情来说,他们根本就

是义务式的:打死了,没几个人会夸奖;打不死,准有人会说你笨一类的难听话。重重顾

虑之下,这场不对称的战争真的精彩的要命。可毕竟是一场剥夺生命的战争,为了不被公

益权利组织批评,还是省去这一大段。短暂游街示众后,老鼠连同那根拖把都进了垃圾桶



    据说这只老鼠是跟伟强他们一起搬进新楼的,他们都是这里的新宿客。老鼠是一个同

学用箱子无心带上来的,最后在八楼落户。这一年多的时间内,它甚至逛遍了八楼的每个

房间,它也有几个固定的去处,伟强他们宿舍就是一个。应该是跟他们洗手间那根下水道

有关,窗子总是关不上,恰给沿着电线防护罩行动的老鼠提供了一个绝佳机会。当然,这

也是老鼠的不归路。现在老鼠死了,伟强似乎并不怎么开心。

                                    (9)

    其实是跟网友聊天的时候,伟强才觉得他们特别是他,跟那只老鼠是如此相似,一股

悻悻相惜油然而生。

    八楼的老鼠,八楼的伟强。同样高处不胜寒。他们绝少朋友,更无爱人,习惯了昼伏

夜出,习惯了蝇营狗苟,习惯了在无聊生活中苦苦作乐。老鼠并不怎么饥饿,垃圾桶里浪

费的粮食足够它温饱,磨牙只是种乐趣,地上的电线便成了攻击目标。伟强也绝少衣食之

忧,他并不开朗,不是乐趣的乐趣就是上网写东西,把某些不定的女性作为攻击对象。老

鼠肯定更孤独,没有爱人倒也罢了,家人绝难联系,甚至在这八楼连它的同类都没有。如

果老鼠也有语言,也许这只老鼠现在早把它的语言忘了,因为语言已不再是一种工具,反

倒成了继续心伤的理由。老鼠并没有错,磨牙只是它的本能,不然它要变成一头经过锁骨

的猛犸象。它只是顺手攻击不该攻击的东西,况且那些电线本就拖在地上,为此付出了生

命代价,真的挺令人同情。它的一生如此了却,除了给几个深受其害的人留下些灰色记忆

外,几乎什么都没有留下来。如果繁殖后代是它的第一要务,一个孤孤单单的它绝难复命

。如果它生就该做一个老鼠世界的英雄,可惜出师未捷身先死。也许,这只老鼠能在八楼

生存,本身就意义非凡。也许,它的死就是一种解脱,终于实践了它选择八楼的那个承诺

。这里没有朋友,没有它纷扰的世界,除了最基本的物质需求,只有一个精神的自我跟自

己作伴。或凄苦,或落寞,或高亢,或悠扬,自己跟自己展开对话。如果老鼠也有思维,

也许,这只老鼠已成为学术渊博的文化英雄……

    可是,八楼的老鼠死了。伟强们的利益保住了,可伟强并不见得开心。


                                        (10)

    一拖再拖,又到了凌晨一点多。伟强的双眼实在太重了,也许该睡觉了。伟强把机器

一关,拔断电源,顺势倒在了床上。

    “明天开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临睡着前,伟强一直这么鼓励自己。昨晚,很久

以前的昨晚,不也是这么跟自己说的吗?

    八楼的老鼠死了,应该可以放心得睡了。





后记:即为小说,毕竟跟生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过有个度的问题。起初构思这篇文章

,完全是一个师姐的灵感,那天我们扯这个话题,最后把老鼠扯成了人,接着延伸,师姐

就成了螃蟹,还是会爬杆的螃蟹——真的挺怀念的。这只是构思,真正有动笔的打算,要

提到在《大学》杂志社的同学要我帮忙约稿的事情,因为不怎么确定谁能履约,只好自己

动笔了。写这个东西之前,还真的仔细看过好多本小说,也许在动笔的时候流露了,也许

化解在繁琐的文字中间,总之不应该与那几本没有关系,要是真有什么可取之处,那还得

归功那些前辈。当然,现实中还有很多帮忙整理思路的好友,在这里不一一表示感谢。



   meilibuzai   2003.4.30  完稿


--

※ 来源:.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http://bbs.nju.edu.cn [FROM: 61.240.111.196]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4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We're going where no one has gone before. There is no model to follow, nothing to copy. That is what makes this so exci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