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小百合BBS论坛

南京大学小百合,南京大学bbs,南京大学小百合bbs,南京大学论坛,小百合,南大小百合,小百合bbs,南大小百合bbs,南京小百合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omyself (000), 信区: WarAndPeace
标  题: 猎户座(21)
发信站: 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Tue Apr  1 16:38:45 2003)




    题记:很难说寒假给了我什么启迪一类的东西,除了单恋的相思一天天的退化,除

了怎么歌唱都不能让人乐观的我的农村,没有一点新鲜的东西。就像开始那几篇,我还

是在不停的作出一幅祈求跟我无缘的爱情一样,我一直在迷失,也一直在试图寻找,可

我还是无头的苍蝇。于是我换了角度,换到只想把自己眼里的农村按自己还很幼稚的思

想表达出来,尽管这条路很长、很难走。可是,在众多良师益友的鼓励下,蹒跚学步那

样,这个序列也过了二十篇的关口。然而最近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已经迫使我不能不

重新换一种做法,尽管那可能是条死路,可是,我早习惯了没有观众的日子,我能做的

且能做到的,只有尽量的往下写,埋头默默的写。

----

    他有些喜欢贾平凹,只是因为一个“真”——接近他的所见、所听、所感,——即

使那些赤裸的性,更是不可避免。他也曾经试着写点什么,可是,他总以自己没见识过

爱、性,怕失去了可能的真,以致中伤了那些善良的村民。但有些东西憋在心里,总让

人不快,他便学会了在心里诅咒。比如下边这批主角,目前作为社会主力的六十年代生

人,就有说不完的故事。

    六十年代在世界范围也是个激情的时代,在中国,前边是建国几十年来个人崇拜下

的左倾泛滥,后边更是一段作为后果出现的“十年文革”。他不喜欢官方简单定性后的

刻意掩盖,他也学不会西方导演的那套手法——这块土地,早沦为西方世界外的配角。

面前什么都没有,他能做的,他做的到的,也仅仅是对生活的简单复制,——这也算是

一种控诉吧?尽管他从未经历,见到的也只能是后果,可那是个令时间也费神的时代。


    他开始接触他们,完全是因为父亲那次极不成功的投资,其中两个合伙人就是那个

年代生人的代表,算起来也是另外一种收获:愣头青p,跟狐狸q。随着父亲投资的一步

步失败,他也逐渐从近处看仔细了他们。可他不想扯那次投资的事情,如果可能,那将

是某部小说的素材,他现在想说的,是他们两个人的断断续续的人生轨迹。毕竟,他能

知道也就这么多。q了解的不是很多,且p更多只是q的影子,那就从p下手吧。

   p不是他父亲的亲生儿子,他们兄弟三个都不是:他们的父亲根本没有生育能力。年

龄稍长的人常在背后指点,他就是这么了解并确认的。老头子五零年前后结婚,四五年

还没孩子,老婆子也赌气受不了人家戳脊梁骨,一声不吭的回了娘家(“嫁出的女,泼

出的水”那只是气话,受委屈的女儿家也只有娘家人痛!)。这边老头子家里人急了,

下跪求饶非要把人家磨回来,最后的妥协就是对媳妇的红杏出墙挣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们也不想被人家指点儿子的生理缺陷。结果大儿子是几十里外一个老头的,p排行老二

是村里一个晚辈老头的,老三是谁的就不清楚了。村里人的辈分还算严格,所以p小时候

跟自己的亲爹去补收庄稼,总是一口一口的叫“二哥,二哥”,叫得他亲爹只能吹胡子

瞪眼干着急。后来可能p知道点什么,现在见了亲爹只能莫名其妙的亲乎,欲盖弥彰了。


   p十五六岁的时候,据说就是附近的一霸,似乎跟q早就在一起了,不过等他们结婚,

很少有人提他们当时的情形,只是听说他们曾经闯荡到了几百里外的地方,甚至哪个省

内发达的海滨城市。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解放前村里就出过几个土匪,后

来携枪去那个海城作案,在往台湾开的船头上被枪毙了。有一个成功到了台湾,允许探

亲后,回来过几次,带来过不少钱、先进玩意儿,不过很少有人知道他,他也很少知道

别人了。p、q似乎没他们的前辈有能力,所以只能为患乡里。

   p后来费力找了对象,省了个野蛮儿子,但婚姻一直缺少幸福。三天两头的吵架,经

常惹得小舅子来揍他。就像村里那户同龄人:老婆跟很多人私奔了好几回,跟个小个有

了儿子也不安分,小个花了好几次力气把她捉回来,绑起来天天打着出气,结果还是被

自己的小舅子收拾了一顿,以后就连动老婆一根指头都不敢了。这也是很多农村婚姻的

现状,媒人一撮合就结合起来,日子多了出了毛病了,人墙马壮的那边就拿对方的亲戚

出气,双方后来结仇都结不开了,不过好像从来没几个后悔的。看来,这个脸面、出气

真的作用挺大的。

    婚姻是个奇怪的东西,经历过的人或许也参不透是个什么东西。比如p、q一类人,

至少结婚后好几年都很本分,至少找了点正经的职业,日子过得也还算可以。他能知道

的,好像从pq开始在前边提到的水泥厂打工开始。推销提成的业务员,除了要懂得吃喝

嫖赌,还要学会根各种发票兜圈子,结果三四个来回每个人手里就赚下了两三万块钱,

还有一身的性病。本来父亲以为自己的热情打动了他们,所以拉拢他们入伙,结果他们

这些脾气就把一切都搅黄了。使那项可能造福相邻的投资,过早的流产了。

    为了筹备建房的木材,他们先合伙承包了一个小树林。留下自己需要的,有赚够了

本,各家也有了好几垛柴草,当然,大多数活要顾人,还要自己的老婆孩子去打下手。

前边嫁给小个得那个妇女,还有其他一些妇女,每天十五块钱整理树枝,他也去了,整

理大点的树头。偶尔碰倒pq,他们就在跟那妇女调情,竟说些让他脸发红的东西,他远

远的躲开,本来想跟父亲提醒,后来也给忘了。结果晚上就出了小事故:小个拿着斧头

在家门口堵,说是要砍了怎么怎么的。不过pq好像溜得早,加上后来给小个些钱,事情

才了了。大约十年了,他们都是三十好几的人了。

    后来建厂房的时候,他放假也过去看看,晚上带到十点多。冬天生了炉子,小拱棚

热乎乎的,结果就引来了不少人。他开始在外边,回来的时候,屋里几个比他大几岁的

小青年在聊天,好像是个笑话:一个小家伙跟他们去看黄片,结果临走怎么也不走,说

是什么站不起来,等他们把小家伙提起来,才知道小家伙动了春心。结果全屋子里的人

都在笑。带回pq过来看看,碰上了另外一个脑筋不太灵光的,又在神砍起来。当然了,

他们现在还有钱,也只是p在调侃那个家伙。

    先是大谈特谈外边的花花世界。主要是说前边提到的那个红灯区的故事:都是公司

的发票顶着,不用自己花一分钱;小姑娘二十多岁,好像都是四川那边的;服务态好,

说话也奶声奶气的;就是有个不好处,奶子一捏往外淌水云云。大约是看见他站在旁边,

p就稍微收敛了点。接着他们又侃到了那个笨头笨脑的家伙。“你老婆长得不糙,粉皮嫩

肉的。嘿嘿……”“操,怎么着也是俺老婆,哼哼。”……结果又挑到了夫妻生活上。

这个笨头笨脑的家伙,其实早就带过绿帽子了,就是前边那个z,被人家在桑地里撞见
了。最后z拿了点钱,这才把事情掩盖下。所以,p才会拿他老婆说事情的。屋里有人、

屋外他们,搞得他实在没地去,就找个挡风的地方开始数星星。也许他喜欢猎户座,就

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他也不是很确定。

    后来厂子被pq毁了,pq又跟水泥厂闹僵了,现在握着两边的发票四处讨生计。可是

p积习难改,结果又跟老婆闹僵了,结果老婆这次是真跑了。结果现在p领着儿子又去了

哪个海滨城市,他贩活鱼,儿子给人家打工,日子有天每天的。好像z的老婆跑了那会,

z就是去那里找他们,z是贩竹筒粽子。小个也在那里,好像是干水泥匠活。听说他们在

那的日子挺不错,赚点钱就喝酒,优哉游哉了。q还好些,至少还跟村委书记弟兄们,好

像生活影响不大。后来好不容易躲了个儿子,现在又肥了一圈。他曾经因为q欠钱的事情

跟他打过交道,结果差点进了局子,后来他在的县城高中也收到一封署名检举信,不过

似乎没什么太大的影响。

    当然,这样的生活并不是逐渐消失的,相反,似乎有些传染性,比如最前边提到“

犟事”的那个青年,多少也是这样的日子,还有很多呢。可能是因为年轻些,又读过几

年初中,后辈的人很少眺的起他们,又时候也在背地里臭骂pq这些人无赖。在后来,就

是跟他年龄差不多的了,前两三年一次严打,就进去了四五个,剩下的就是多少务正业

的了。只是,这种风气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改动,以后怎么样,似乎还是很难说。然而,

过年的时候总是他们巨头的机会,不过,今年好像没看见pq的身影,大约是政策养不活

这些人,他们在为生计忙碌吧?



--

※ 来源:.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http://bbs.nju.edu.cn [FROM: 202.200.234.242]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2/02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When you play the game of thrones, you win or you die. There is no middle 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