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小百合BBS论坛

南京大学小百合,南京大学bbs,南京大学小百合bbs,南京大学论坛,小百合,南大小百合,小百合bbs,南大小百合bbs,南京小百合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omyself (000), 信区: WarAndPeace
标  题: 猎户座(18)
发信站: 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Mon Mar 24 23:46:31 2003)


   生活总是平静的,少有卿卿我我的浪漫,更少有波澜壮阔的惊心动魄。心情好的时
候,你欣赏她是一潭微波荡漾的湖水,静谧的诱惑;心情差的时候,你会诅咒她是无穷

尽的重复,死气沉沉的颓废。农村的生活更是如此。从下火车的那一刻起,到逐渐习惯

高强的体力活,再到现在平静的翻阅往事,他意识到,生活正在急速的向后者滑去。这

本是个欢乐的季节,但欢乐并不再眼前。他应该做些什么,至少该让自己兴奋一点,可

是现在,他想做的、他能做到的,似乎只有长长的思念,——思念她。

    只是,思念就像多米诺骨牌那样,一旦开启,只能等待彻底的释放。但释放并不是

思念的结束,相反,它是新一轮思念的到来。然而,思念并不会让你停下,它会不停的

催促你,比时间的监工还要令人难以忍受。不能打电话,除了上网,他想不出让她知道

自己的思念的更好方式。还是上网。他突然忆起自己所以赶集了:一是上网,即使碰不

到她,哪怕给她发封信也好,尽管他不知道她常用那个信箱,更不能确定她是不是也会

上网;二是赶集,看看劳作后的一年究竟怎样,顺便开开眼,如果碰上喜欢的东西,还

可以给她带一些。第一件,怎么着都是上网。

    他把衣服整理了一下,开始在拥挤的人群中往前挤。如果只有步行的人群,也许情

况并不会很糟,可是,年集似乎属于所有可以移动的物体的——有生命的,无生命的,

凑在了一起只有一个字——挤。当然,只有“挤”才能显出来这是年集,那才有年味。

所以,这些活动的物体似乎是在享受,享受这个“挤”的过程。他左避右闪:老人,妇

女,劳力,孩子;自行车,农用车,甚至还有几辆小汽车。终于,他挤到年糕摊前,喘

息哺定,急匆匆的给抗议的胃搞了点福利,边吃边往前挤。

    路北平房墙的几个大字,让他突然眼前一亮。他还有些不相信,瞪眼睛用力的大量

的几遍,那里确实新开了一间网吧。他一边骂自己差点被那些记忆迷惑,又在一边暗自

庆幸:多一间网吧,在见过世面、又喜欢时髦的小青年们围成的水泄不通人堆里,尤其

是对现在被思念所痛苦的他来说,无异于千里荒漠里的一片绿洲:真的有点苍天有眼的

感觉。他兴冲冲的朝那间网吧冲去。也许运气更好,我可以搞到一台,这时她也在线,

然后就可以一诉衷肠了。他心里美滋滋的盘算着。

    里边确实空着几台机子,人也不多,连游戏机也空了不少。难道就是我运气好?还

是……他一边高兴,一边启动了身边的机子,然后藤手在IE浏览器里输入那一行熟悉的

地址,就等着一诉衷肠了。“噔”,“Internetimplorer can't open the page !”。

“嗵”他使劲的敲了下回车,期待奇迹的发生。“噔”,“Internetimplorer can't
open the page!”。他有点生气了,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拨号上网,速度太慢?不会

呀,那也不至于打不开呀!他有些失望,看看周围又被人占去了,有些不舍得离开:毕

竟还有一间呢!他安慰着自己。

    往前没几步,又是看车子的,——那是舅家的,就在他们楼下。他们这些楼,也是

那次规划的时候盘下的。因为经济不景气,加上天天不定的改革,有没有固定的手艺,

现在只能用来看车。不过,现在让他去讲这些,他都没有心情。不过,他还是过去打了

声招呼,毕竟,快一年没见面了。再说,还有个年别着。有一句没一句的寒暄,他只有

心里着急,终于任务结束了,他加快脚步冲向电影院对面的那家网吧。但愿还能有空机

子,也希望能上网,最好她能在线。他在不停的祈祷着。

    他在门前犹豫了一会:门紧闭着,上面还贴着“待售”的字样。心不觉往下一沉:

不是这么背吧?关门了吗?不会吧,这个利润听后的呀!……他犹豫再三,终于下定决

心推一下那扇门。“吱,吱”,掀开帘子,头慢慢地探进去。人还挺多的嘛,还没关门

呢。他突然恢复了点希望,把有些臃肿的身体挤了进去。瓦奥,这么多人。他来回转了

三圈,没有一个人有离开的意思,他跺了一下脚,重重的叹口气,“老板,镇上除了这

里,还有几家网吧?”他有些急躁,有些口吃不清地问道。“什么?你说什么?”老板

戴着方框眼睛,有些不自在的问道。“镇上还有几间网吧?!”他下意识的加重语气,

又把说话的速度放慢,细心的又问了一遍。“还有三间,吧?”老板松了口气,松了耸

肩,一幅不以为然的样子。“好的,谢谢!”他转身推门而出:总共三家,已经去过两

个了,那个应该还有机会吧?

    他隐约记得那间应该在车站附近,离这里有点远。没来得及细想,他匆匆选穿过一

条路,好像背负什么重要使命,又像是在为最后的机会拼搏,——他是如此匆忙,以至

身旁的世界都跟他隔绝了。转弯,油漆路,刺耳的喇叭声,震耳的鞭炮声,一切的一切

似乎都跟他无关,现在,他指在乎那间最后的网吧。然而,天意弄人,那间网吧根本就

不在那里了。可他还是不死心,沿着跟刚才那条街平行的方向,掉过头来继续找。几步

一家的家电广场,三三两两的理发铺、澡堂,几间小五金店,改头换面的老供销社,几

家规模可以的修理厂,全羊、全狗馆子,新华书店,镇医疗所,商品四处堆的批发商:

一排排光亮整齐的二层商业楼,就是没有那间最后的网吧的影子!

    他真的有点失望了,可是,还没有跟她联系上。而思念的绳索越来越紧,他快承受

不住了。他有些失望的往回走,希望能侥幸碰都有个人起身,就算让他再碰一下键盘也

行呀。他重又挤回电影院对面那间网吧。人更多了,看来,他真的没什么机会了。他长

叹了口气,使劲的摇摇头,极其无奈而又无可奈何的走了出来。然而,就在刚刚,他的

希望是多么的强烈,以至于只有好运才能让他相信,可是,现在,现实已经把他的希望

彻底的碾碎,他真的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他还能做什么?不能上网,也就是不能向她

倾诉思念之苦,那他来赶集还有什么意思?他低着头,一声不响的,一步步往前挪着脚

步。造化弄人。


--


--

※ 来源:.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http://bbs.nju.edu.cn [FROM: 202.200.234.242]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7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懒惰像生锈一样,比操劳更能消耗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