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小百合BBS论坛

南京大学小百合,南京大学bbs,南京大学小百合bbs,南京大学论坛,小百合,南大小百合,小百合bbs,南大小百合bbs,南京小百合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omyself (000), 信区: WarAndPeace
标  题: 猎户座(16)
发信站: 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Sat Mar 22 02:26:46 2003)




    集市毕竟是集市,尽管它的主体是周围的农村。农村是一个比较固定的小圈子,这
里的生活,尽管可能每天都有新花样,但因为它缺少必要的人口流动,实际上形同一潭
死水,——好事,坏事,喜事,丧事,所有的东西都会被这潭无聊的死水,煲汤一样煲
成一锅稀里糊涂的粥。外来的新鲜事物,除非有强势支持,不然也难逃此厄运。人们除
了要为自己那种无形的脸面、名声负责外,还要继承左邻右舍把看待祖辈的观点用到自
己身上。当然,这些东西并不是很公开地进行,它的方式很多。比如前边的AB两人一起
“强事”,这是有闲劳力们的方式,然而他们并不是主力军。真正的主力军,是三天两
头凑在一起的婆娘们:这家的孩子怎么着了,那家的学生有怎样了,谁谁不养老,谁谁
欠债不换钱,那块劣质连续剧的主角故事等等,无所不包,无所不有。有时候她们高谈
阔论,仿佛洞察世界般神气,直到各自发泄完各自聚集的能耐,然后一起哄然大笑;有
时候她们埋头嘀咕,交头接耳,似乎正在进行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经过貌似激烈的争
吵后,她们就会达成相互妥协后的一致,然后归于暂时的沉寂;有时候她们也会面红耳
赤,闹得个不欢而散,不过她们两三天后就会“和好”,直到等到她们认为的合适的机
会在好好出气。这就是现实中的乡村生活。惟其如此,父亲才经常跟他提起那句被他修
改过的俗话“人挪活,树挪活”,并嘱他一定要趁年轻的时候多出去闯一闯:在一个地
方过不下去了,那就换个地方,天地之大,肯定能有自己的立脚之地。或许,这也是他
坚持到那个城市求学的一些原因吧?

    然而,这些农村聚集起来的集市,并不是他们自身的简单加总,因为集市具有的充
分的人员流动,使它的行为方式,实际上跟农村的生活有了很大的差别:规范,法理,
有效率等等。最重要的就是这个法理。在农村生活,人们可以根据偏见,忽视法律道德
的限制行事,凭着武力、人员等决定跟自己切身相关的事情。毕竟天高皇帝远,而且,
大家都是世代居住的村民,万一什么事情搞僵了,不光自己,连带后代都要遭殃,而且
还会在邻近的村子里都会传开,所谓的臭名远扬一类了。而集市是个开放的地方,它更
需要遵守开放集市的规则:尽管可能是多项选择,信誉同样重要;且更多的时候,这些
所谓的权责关系,约定俗成的只在交易的一霎成立,在这以后双方都要打落了牙齿往自
己肚子里边咽。正因为这些复杂得利害关系,很多的人更习惯把自家的东西拿到市场上
出卖,不太喜欢窝在周围几个小村子里,也是有原因的。比如父亲,在家里总会把话讲
在前边,如果邻居执意坚持,也就随便他们。这也是那几个生意人的原则,可那几个同
行似乎并不在意这个。这也就不奇怪,会有那么多左邻右舍到他家割过年肉,还不忘在
他家发发对那几个人憋了很久的牢骚,尽管这也是暂时的,年后他们还要接着憋,然而
这也令他们痛快。不过,他现在不想想这个,以后还有的是机会。而他现在正在做的,
其实也充满了乐趣,这是关于卖肉的。

    “事事洞察皆学问”,包括这卖肉。任何人都有绝招,也都有自己的缺点。尽管父
亲经常地有些犹豫不决,但总算能化费较少的口水,使买卖双方都满意,比起其他人,
总算比较圆满的了。实际上,出卖的猪肉总是上下的宽度差不多,出于习惯的认识,人
们更喜欢上大下小,可是,最后下边的还得全部卖出去,又要找一个平衡点了。买肉比
较拙劣的,总是急于把下边的部分卖给前边几个顾客,于是费尽心思,以致连同行都经
常看不过去,不过他们会保持沉默。可苦了那些顾客了:他们故意用钩子把肉挂的歪歪
斜斜,等顾客相中了这份肉后,他们就会把上面割得好看点,然后用左手拽住割下的这
个刀口,故意用肩膀挡住顾客的视线,而右手握住刀,一直使劲的往里挖;然后暂停,
在保持好看的一面向上的同时,尽量把下边挖过来的这块,用这点好看的遮掩住,这时
转身,似乎故意让顾客看见,证实自己实际上并没有偏离讲好的条件;然后再慢慢的停
刀,小心翼翼的把肉以最惹人的方式挂在称上,如果顾客没意见,或者故意说称标准的
问题吸引住顾客的注意力,快称好后立马装到深色的便携带里,——这样顾客是不能反
悔的。当然,这一连串的动作要很快,而且,还要伴随着很多的“甜言蜜语”,诸如“
你看看,好的都给了你,剩下的俺怎么卖?”“哎,今天买了这份肉,买坏了,剩下的
怎么办?”,——极尽诉苦之能事。尽管有些顾客很清醒,不为所动,甚至还会顶上几
句,可这正好中了他们的招了。因此,对所有买肉的,除了要有把锋利的刀外,还需要
一张锋利的嘴。当然,所谓的好刀,不过是程度要轻很多,要达到买卖双方相互理解,
令双方相互满意。

    可是,即使知道了这些东西,他还是喜欢盯着一个个顾客看。比如眼前这三个劳力
(他们那地方对一家之主的称呼),就很值得描述一番。他们应该是左右邻居,关系挺
不错的那种。装束差不多,典型的年关的北方农民的衣着,——深色外套衣,厚棉袄,
带着一幅薄薄的廉价白色网状线手套,长筒裤,罩着臃肿的棉裤,脚上的过冬棉鞋似乎
有些薄,好像刚洗过,尽管有些补丁。头发有些脏,然而并不太乱,脸色发青,鼻子有
些发红,每说一句话,似乎就是为把一长串的冻雾喷出来。一个人骑一辆旧自行车,上
面塞着几个蛇皮袋子,看架势是要准备采购年货了。当然,重头戏肯定是猪肉。现在架
子上挂的,正是那几块老母猪肉,看起来肥得少、瘦得多,确实有些讨人喜欢,不明就
里的人真的有动心的理由。他们相中了这几块肉,似乎也打定了不进去的的主意,——
即使他们挤进去,也不一定再能找得像这几块肉那样令他们满意了。再说,推着车子在
年集的人潮中挤来挤去,似乎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他们摆好了车子,凑在一起,指指点点,似乎在商良着什么。毕竟隔得有些远,他
们似乎也有意隔得这么远,不想被别人知道他们的真实意图。当然,他跟父亲都注意到
了,不过他们并不打算惊扰了他们,一直下跑了这笔生意。经过一段比较艰苦的辩论、
权衡,终于他们派出了一个代表,那个块头最大的。另外两个人,也许是因为腼腆,也
许是为了给父亲施压,仍然站在远处,等着大块头给他们带过去什么消息。父亲早就知
道他们的底细,为了省下力气,为明天的事准备时间。所以,协议很快达成:比平常的
便宜两块钱,肉凭他们选。大块头乐意,便跟另外两个通报了一下,主意就这么定了。
反正就那几块肉,他们自己选,父亲也尽力按他们的要求下刀,于是多多少少,他们三
个人把那一两块老母猪肉买下了,付钱的时候,他们又执意少付了几块,——终于双方
皆大欢喜了。

    骨头的市场似乎更好。排骨几乎是抢购了,特别是那几块老母猪的,他特意留下了
很多肉在上面,更抢手。腿骨一类的,大约是被中老年人买走了,——“哄孩子玩”。
然后是猪下货。猪蹄最好的买,因为北方人喜欢做一种“肉冻”的食物,相当于我们耳
熟能详的驴皮胶一类的东西,而猪蹄子向来是最好的原料,而且,剩下的骨头,也足够
塞住小孩子们的馋嘴了。猪尾巴本来的待遇更高,——据说可以治小孩子流口水的坏毛
病,所以多少你拿他没吃到了,——都被邻居以此种理由给要走了,可是现在全被塞到
了猪尾巴堆里出卖了。猪头应该是比较强手的,前边也提到过了。本来不多,一个人又
一下子买走了三个,又来了几个人,就全部卖完了。猪肠子,尽管有几个两口或三口之
家的小伙子嫌大没买后,几个识货的中年人,因为里边带了猪胃,又提走了。因为猪胃
都是平滑肌,没几个人不喜欢,做法有比较多,所以一直价格最高,而且都是单买的,
现在夹到了肠子里边,买的人也挺了得意地。最不好出卖的是心肝肺那个集合体。心还
好说,整一块肌肉;肝也好说,要是嫌煮了吃容易向啃木屑,顶多炒着吃;肺就成了难
题了,除了有分量外,怎么吃也嫌味道不对头,真是“窝囊废,窝囊肺”。不管,总还
是有人喜欢便宜的价格,似乎也不是很难卖出去。

    到现在,车上带来的货物差不多卖出一半,人又多了起来,似乎不用太着急了。大
约十几分钟,他的二姑父过来了,架子地下多了个看门的,于是父亲催他回去看着门。
毕竟家里空了,圈里的主要五六千块钱,一个拴起来的小狗怎么也应付不过来。不过,
他还不太想回去,他想先逛逛,至少也要去网吧看看。他真的希望能跟她联系上,哪怕
让她知道他很挂念她也好,尽管她可能连他的观念也不希罕,可是,他实在按捺不住自
己。还有,他也要好好见识一下这一年来,农村的这种集市到底有了什么样子的变化。
于是,他拿了二十块钱就去逛集去了。



--


※ 修改:.omyself 於 Mar 22 11:20:18 2003 修改本文.[FROM: 202.200.234.242]
※ 修改:.omyself 於 Mar 23 21:19:34 2003 修改本文.[FROM: 202.200.234.242]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9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只要有快递还在路上,就感觉这生活,还算有点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