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小百合BBS论坛

南京大学小百合,南京大学bbs,南京大学小百合bbs,南京大学论坛,小百合,南大小百合,小百合bbs,南大小百合bbs,南京小百合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meilibuzai (狗蛋:跑!), 信区: WarAndPeace
标  题: 猎户座(13)
发信站: 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Sun Mar 16 13:54:04 2003)




    相对论有很多的应用,连爱氏都喜欢用恋爱来解释。只是,现实中睿智浪漫的人儿

毕竟很少,但是每个人都会有自己不同的、殊途同归的体验。比如现在的他,开始的时

候,夹带着些乐趣,在体力的支配下,时间消耗的悄无声息,浑然不觉累这个概念,可

是现在呢?他觉得连走一步路都要花很长很长的时间。可是生活不会在乎你的状态,他

酷似一个奴隶监工,只把你当作一部不知疲倦的机器,不停的敲打你向前、向前。

    现在是午饭后的休息时刻,同时也是父亲鼓励士气的时候。下一个目标,是那个最

大的老母猪。酷似小牛犊的体形,嘴巴尖的像是等着食物的鳄鱼嘴,体重自然不下四百

斤。如果不是手工屠宰,人只需要按几下开关,就可以十几分钟后在成品口等着把猪肉

装进容器,然后出卖。可是手工呢?首先要把她擒住,然后经过一段时间不可限量的、

在同一起跑线上的人畜体力拉锯战,等双方达到某个精疲力尽的平衡点的时候,由聪明

的人类偷空把她扳到一个离地半米多高的专用于屠宰的床台去,然后重复前边已经叙述

过的过程。如果有几个身强体壮的小伙子来应付,这似乎也不是难事。可是现在呢?老

弱病残的三个人,在经过半天的高强度体力劳动后,事情会朝什么方向发展呢?

    父亲不服老,又拉不下脸来找人帮忙,可是现在又在催着快下手了。他自觉算是个

小壮汉,再加上点年轻人的特质,当然也不会有什么顾虑。母亲呢?眼看着两个劳力这

么一幅面孔,不管自己怎么坚持要找个人帮忙,这下也只好放弃求助的打算,勉强出来

应战。事后,他们才意识到,那时候找个帮手该有多好,不过,一切算起来还算顺利。

这,自然成了以后一件满可以当作传奇样的故事叙说了。只是这些都是后话,对现在的

情况没有丝毫的帮助。

    那个钩子,如果用在平常那些这个老母猪的孩子辈的同类身上,已经绰绰有余,可

在她身上,似乎连最起码的固定作用都发挥不出来。聊胜于无,至少还可以让她按人的

意思,一步步的向减少痛苦的、转为她准备的“断头台”靠拢。当然,这个工作由父亲

承担。他拖住猪尾巴,将一个斜向猪后方的力作用在猪身上:一方面使猪后蹄离地,同

时减少猪前蹄的摩擦阻力;另一方面,这个力可以对猪形成一个向前的分力,使猪的身

体受迫向前运动。当然,目标还是那个断头台。母亲现在在打理小狗,它总是喜欢帮倒

忙,待会,母亲的工作是掀猪的前后任意一条腿,使猪能服服帖帖的躺到断头台上。

    当然,如果非要揪住本篇前边的那段话做个理论,谁也不会否认这场人畜力搏战将

是最好的一个例子。仿佛几个世纪过去了,靠着几个力的作用点连接在一起的人-猪-人

整体,一步一步,挪到了那个猪的断头台旁边。先来看看目前的全家几个生命体的状态

吧。

    父亲:用钩子钩住猪脸,左腿支撑住“断头台”,双臂正努力的将猪提高,哪怕只

一点点距离也就够了,——脸上的肌肉扭曲,嘴角用力的弯起,双眼用力的圆瞪,仿佛

等的就是最后的一击。

    他:右脚踩在断头台的一条横竿上,双手跟猪尾巴纠缠在一起,腰做出了一个似乎

是最合适发力的角度,牙关紧咬,头使劲地往上扬起,仿佛此时头的哪怕一个微小运动

都将是全身运动的破发点似的。显然,他没有更多的力气了。

    母亲:双脚后跟抬起,双手伸进猪的后退窝,腰圈着,脸尽力的远离猪皮毛,脸憋

得通红,这似乎是母亲本就病弱不堪后所能达到的极限。

    当然,他们这一方还有个家伙,尽管它的作用是添乱。可是,它的初衷不容置疑。

这就是那条狗。虽然被暂时吊起,只能后退着地,可是,它还是不消停:张牙咧嘴,发

出的声音更是令人毛骨悚然。似乎面前的,正是它等待了多少年的世代仇敌,只等着让

它把胸中的怨气发泄。不过,它没机会,不然这个猪肉就要被弄上狂犬病的嫌疑了。

    老母猪:尽力的将四条腿用力蹬直在地上,仿佛天生修炼过“千斤坠”般,在几个

人的合力夹击之下似乎还是纹丝不动,尽管她的脸上顶着钩子。毕竟,这也是她的生死

时刻,她只有选择挣扎,不停的挣扎,尽管她的命运早就注定。

    在这个势均力敌的时刻,只要任意一方得到哪怕苍蝇蚊子般文弱的相助,也会成为

这一轮的胜利者。显然,这对双方都是不可能的。并且,这场相持,只对充满了求生本

能的、大自然赋予更多肉体能量的老母猪有力,因此只能容许一次成功。可是,天不随

人愿。第一轮,老母猪胜出。她似乎逃脱了,不过还是被人给限制在断头台旁边。于是

有了第二轮。

    所谓的第二轮,其实根第一轮差不多,尽管省去往前托的过程。可是,忙里添乱的

小狗挣脱了,死命的扑向老母猪,完全的疯狂状态下,只是它的口要错了对象,落在了

父亲腿上。第二轮当然有以失败告终,并且父亲又被狗咬伤了。可是,要是把老母猪放

回去,估计年前也杀不了她了。也许是被小狗的六亲不认激怒,父亲赌出了最后一丝气

力,母亲背着情况也惊慌了,他更是赌了气了,终于,在第三轮中,以老母猪稳当的躺

在断头台上结束。

    接下来,是父亲的时候。脾气冲上来了,当然要发出来。咬他的小狗自然要接受一

顿皮肉之苦,这也是它帮倒忙的报酬。然后是清理伤口,似乎不是很严重?反正父亲隐

瞒下来,显然不想让别人担心。那只能随着他,万幸没过几天伤口就生壳,到他临走的

时候查不多没什么影响了。只是出于对狂犬病的恐惧,他一直在担心,只是父亲的脾气

也不是他能左右的。

    当然,这些事情似乎也是父亲预料之中的,这似乎并不能改变它买下这头老母猪的

年头。十几年的经历,父亲早就掌握了一套给猪相面的本领:看透这头猪肉的质量,甚

至能估计出来这头猪能加工出来多少猪肉。这是一个秘诀,或者说法宝,至少是保证自

己不被同行的激烈竞争搞垮的杀手锏。父亲掌握了,而且这是他第三个最自信的事情。

正像这头老母猪,肉色鲜润,猪肉成品比率高,只要是杀猪这一行的,恐怕没有不动心

的。说到着,你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几个邻居还是打破不要老母猪肉的习惯,非要割这个

猪的肉的那些似乎毫无理由的冲动了。

    后面的两个,显然在心理方面要轻松多了。尽管灯泡坏了,北方的冬夜变得更冷,

这些似乎不再是难题了。毕竟,那头老母猪给了太多激励。当然,以后的几天劳动量更

大,但在今天面前,似乎也不是什么难题了。等把一切整理好,也快十一点了,现在对

他来说,只是需要个可以躺下的地方,休息一顿,好好的休息一顿。当然,此时他才真

的有点体会“热炕头、老婆孩子”对庄稼汉们的意义了。不过,这些只是一时的念头,

他只需要睡眠,仿佛睡眠才是他的救命的稻草,仿佛谁叫就是他的天堂。

    外边的星星依旧光亮,猎户座还在那里等待他的约会,可是,他似乎没有什么意识

了,肉体在此刻完完全全的控制了他。他睡了,不过没忘记把们反锁上。这下,他真的

放心的睡下了,尽管明天并不是意味着解放。

--

※ 来源:.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http://bbs.nju.edu.cn [FROM: 202.200.234.242]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4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But every once in a while you find someone who's iridescent, and when you do, nothing will comp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