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小百合BBS论坛

南京大学小百合,南京大学bbs,南京大学小百合bbs,南京大学论坛,小百合,南大小百合,小百合bbs,南大小百合bbs,南京小百合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011011013 (天地一破烂), 信区: WarAndPeace
标  题: 挣扎(一)
发信站: 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Thu Mar 13 17:13:48 2003)

                      挣           扎



    林荻从图书馆里出来,夜色已浓,晚风凉飕飕的,暖热的身子顿时感到一阵透骨的寒
意,混沌沌的脑子也一下子清醒了。这么晚了,食堂该没什么东西可吃了。林荻缩了缩脖
子,把领子拉高了一些,准备到校外吃去。

    重庆火锅店里人头攒动,很是热闹。荻要了一份宫爆鸡丁盖浇饭,找了个清净的角落
坐了下来。空气里弥漫着诱人的香味,火锅里冒出来的热气氤氲着不大的屋子,视线便有
点模糊了。荻想起去年这个时节,宿舍里的几个姐妹是三天两头来这里聚餐的,说说笑笑,
打打闹闹,消磨着最初的大学时光。可现在,通常是一到晚上、周末便不见人影,各自忙
自己的事去了。大学真像是一座瞬息万变的城市,形形色色的人,琐碎繁杂的事,发生的
和将要发生的,大的贴在了花花绿绿的布告栏里,小的便溜进了人的心里或是干脆消失得
不见踪迹。图书馆、自习教室、餐厅、机房……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习惯活着,就像一只
昆虫,来来回回地在小小的领域里转悠,经营着短暂而又漫长的时间。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熟悉的嗓音把荻从遐想中拉回。荻抬起头,捋了捋挡在眼前的
发,轻笑了一下表示抱歉和同意。

    面前的这位男生是大一下半学期认识的。白也易,很书卷气的一个名字,个子高高
瘦瘦的,脸上隐约印着几颗青春痘的痕迹;眉毛很浓很黑,看起来英气逼人,只是眼睛里
还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稚气。这样的男生在大学里是不愁没有女朋友的,但不知道这家伙
为什么到现在还是独来独往。

    “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也易大大咧咧地坐下来,吞了一口饭,望着荻被热气熏得
红红的脸,眼神有些促狭。

    荻调皮地一笑,“在想你这么一个大帅哥,为什么到现在还是身单影只唱单飞雁啊。”

    “哎——”也易夸张地叹了一口气,“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浦园这地
方,杂草多多,芳草难寻啊!”说完瞥了荻一眼,果见其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欲作茶壶
状。心里暗笑,忙添上一句:“眼前倒是有株绛珠草,可又看不上我这块顽石。”又故作
可怜兮兮状。

    荻看他一副唱作俱佳的样子,觉得学计算机简直是浪费了他的天赋。本想夸他几句的,
又想这家伙给他一块砖垫脚,他就会顺着爬墙,还是算了吧。拨了拨盘中狼籍,便起身去
柜台付帐。

   “已经付过。”老板告诉她。荻有些不高兴,她是不愿意欠人人情的,便狠盯了也易
一眼,也易却已发现她的满脸阴云,抢先笑着说:“我替你付了饭钱,所以待会儿你可以
请我喝饮料。”

    荻莞尔,碰到这小子,神仙也无可奈何。

    在绿野仙踪拿了两杯可乐,递了一杯给也易。也易笑嘻嘻地接过,润了润嗓子又继续
侃:“林荻你这么大女子注意,小心将来男朋友受不了你。要知道男人都喜欢自己的女朋
友小鸟依人娇俏妩媚柔情似水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哇——”话没说完便惨教起来。

    也易揉着自己的左脚,疼得龇牙咧嘴,“你也不用这么狠吧。”

    荻一脸温柔的笑,“这下知道疼了吧。”转而又一脸威胁,“下次再听到你胡说八道,
小心你的右脚!”说罢作了个胜利的手势,轻哼着歌向自习教室走去。

    走进教室荻拣了个座位坐下,便看见了桌上的涂鸦:没有你烦我有多烦恼,没有你杂器
我有多难熬,穿过人群我试着努力向你奔跑,爱才送到你却已在别人怀抱。又是一个失意
者!荻摇了摇头,便不再多想,打开古代汉语书看了起来。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诗经的千古绝唱流传了千年,到了荻
这里却怎么也流不进心里去了。书后的注释密密麻麻的一片,明天的考试不知结果会如何。
到后来荻的眼睛都花了,只觉得黑黝黝的一堆在眼前爬……思绪便渐渐飘远了。

    跟他认识大概有半年多了吧。网上三个多月的斗志斗勇让彼此都对对方充满了好奇,六
月的时候终于见到了他。典型的南方人肤色,中等匀称的身材叫人看起来很舒服。藏在六百
度镜片后的那双眼睛看起来特别的黑,特别的深邃。说话的时候机智中不乏幽默,全然不像
一个只知攻书作研究的理科研究生。也奇怪,那次约定见面实现彼此都没问对方长什么样穿
什么衣服,但一到那儿还是一眼就看见他正努力地挥着手,就好象认识很久了一样。

    后来问他如果她不是她,那他岂不是很尴尬?他疑惑得问:“会吗?当时没想那么多,
只觉得那肯定是你。”书呆子的自信与傻冒表现得淋漓尽致。

    接下来的日子荻过得很随意,因为在不同的校区,便很少见面,打打电话,发发短信,
在网上碰到就聊聊天,一直觉得很庆幸在网上能遇上这么一个可聊的朋友,其他却也没有
多想什么。

    但后来的一个梦却彻底改变了荻原来的想法。那应该是一个很熟悉的梦了,中考和高考
前夕都梦到过。梦境很简单:自己在爬山,爬得和累,累得不想动了,便听见一个声音在
说:“我来拉你!”就伸过来一只手,却怎么也看不清那人的脸。如今又在重复这个梦了,
唯一与以前不同的是这次看清了那人的脸,是他!闷热的夏夜,荻一下子被吓醒了。起床
倒了杯凉白开,试图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这个梦究竟预示着什么呢?他不会就是什么梦中情人吧。梦中情人?突然,荻就像遭
到电击一样,想起了昔日与友人的戏言:“如果我喜欢一个人,那么我会在梦里见到他。”
难道是真的应验了?荻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涩,摸摸自己的脸,很烫很烫。

    从那以后,跟他聊天荻心里便多了一丝异样的感觉。日子久了,便觉得这种感觉很让
每个人不安,就像期待一个炸弹的爆炸却迟迟未等到一样。

    究竟该怎么办呢?想起柯湘宁的话荻更觉得烦乱。这个小妮子的母亲是湖南人,父亲
是南京人,大概是承习了她目前多一点,说话坦率直接心无成府却常常一语中的。“爱上
一个人不是一见很容易的事。趁年轻我们该抓住的就要抓住,否则到老了想想自己在最灿
烂的时节却不敢追求最美好的情感,那多冤啊!”小妮字圆圆的娃娃脸,一本正经的样子
令人发笑,但谁又能说她说得没有道理呢?可是真要对他说吗?那多不好意思。完全不是
自己平日自尊自傲的风格啊。再说,万一他拒绝怎么办?“拜托,这都什么年代了,21世
纪啊。你大小姐是不是打算守着深闺等人上门提亲啊。”湘宁又在鼓吹她的男女平等论了。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手踟躇。……”古人的大胆率真,不禁让荻
有些神往了。对他说吧,勇敢一点,你行的!她默默地对自己说。

    荻收回自己的思绪,身后一对情人的“窃窃私语”立马跑进了耳朵。回头看了看他们
的旁若无人状,荻合上书本收拾收拾走了出去。

    坐在电脑屏幕前,荻定了定心神,打开了QQ。他没来,荻舒了一口气,随即打开了信
箱,开始写信。

    没有写抬头,因为突然之间不知道该然后称呼你。这几天我的心情一直很烦躁,有很
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塞在脑子里,想扯,扯不出来;想理,又理不出头绪。上个礼拜我有个
同学在长江大桥上遇上一场车祸,总算是幸运,死里逃生。见到我们时她说:“如果我就
这样死去,我太不甘心了,我还没有经历过轰轰烈烈的爱情,还没有对我喜欢的人说出我
的心意。人生或许平淡,但青春总该绚丽。从今而后,我要好好得对自己,更好地活着。”
她的这番话给了我很大的震撼。回首我21年的人生,平淡如水,青春溜走了几个春秋却没
有留下任何作品,我为自己感到悲哀。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梦吗?不要以为我在编故事,我想告诉你,梦的主角——
是你。

    再飘逸的白云遇到适宜的天气也会留下眼泪,再平静的心碰到适当的人也会掀起波澜。
你会理解吗?你能理解吗?

                                                            林荻
                                                             11.10

    荻仔细地看了一遍,然后轻轻地按动鼠标键,发了出去。



未完待续



--
年年岁岁花相似,
   岁岁年年人不同





※ 来源:.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http://bbs.nju.edu.cn [FROM: 210.29.248.3]

※ 修改:.10001 於 Mar 13 17:37:24 2003 修改本文.[FROM: 172.16.32.22]
※ 修改:.10001 於 Mar 13 17:39:29 2003 修改本文.[FROM: 172.16.32.22]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6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一个人的首要职责是什么?答案很简单: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