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小百合BBS论坛

南京大学小百合,南京大学bbs,南京大学小百合bbs,南京大学论坛,小百合,南大小百合,小百合bbs,南大小百合bbs,南京小百合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crycamel (月梦), 信区: WarAndPeace
标  题: 语言节奏实验品1号
发信站: 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Sun Mar  2 23:14:35 2003)


夏天突然地到来,树儿都绿了,这世界一片欣欣向荣。

也许是5月8号,也许是5月12号我买了一本五彩的信纸,在5月11日,星期四时我和bosn
ia打乒乓球,到很晚,然后到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小饭店吃饭,听她讲五一去沈阳植物园
凤凰山的故事,然后到露天市场溜达,她指点着帮我买了寝室计划了n年的的床裙,她买
了一个暖壶塞。在露天市场的吆喝声中,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还有那些五颜六色的小东?
西,在人间的气息中跟在她身后走时感觉很温馨,那温暖流溢出来,抚平了寒冷的创伤
——我终于决心鼓起勇气来把早就计划的信写出。

5月15日的下午,我用颤抖着的手抄完了前女友时代的“男朋友的用处”——第一句是“
考虑一下让我做你的男朋友吧!”——然后夹在《人间四月天》里给了她,并且当时就
落荒而逃,心嘣嘣地跳着感觉脸也红了,几乎是小跑着回到寝,不动声色地到了第二天。
第二天早上我们班踢球。她躲在那里——也许更应该说我躲着她,在心里,一种孩子做
了坏事时的忐忑心情——不和我说话,在星期二的整整一天她似乎都沉着脸,对我视而
不见。

星期三下午,我躲避着人群,忐忑不安地进了图书馆,找了一处最僻静的地方,写到“
                                               ……梳理一下这一切事情的根源。
我怕蛇。却喜欢梦里蛇爬过我光脚背时那种清凉的感觉。爱情像一条毒蛇,狠狠地咬了
我一口,让我痛到了心里,刻骨铭心的痛!当我从那寒冷的梦中醒来时,我发现,这个
东北亚城市的又一个春天降临了:每次路过宿舍边小学我的眼睛都被那嫩绿的新颤抖…
…纯洁的孩子……我的心复苏了——因为,还!有! 妳!               ……
    没有爱情,等于死亡。……你是神的赐予……tel:8752736;email:asura@163.c
om,人:随时。
                                                                        失眠
的小毛毛

                       2001.5.16”信的中间,我和蝙蝠去了教堂,听蝙蝠讲了他和
杨子韵的事情——现实中竟有如此阴毒虚荣的女孩(女人?!),我吓了一跳,在神和
爱的神圣性的鼓舞下,我突然勇气倍增,写完了信的后大半部分。小心翼翼地把它装到
信封里,跑,在205的门口看到了她,穿着绿色的上衣(T恤?),美极了,背着书包在
205前后门之间走了好几个来回,终于抱着豁出去的想法走到她面前,把信封一放,“你
的信。”声音小极了,细得像蚊子一样。“我的?!”诧异而惊讶,“ 嗯!”我落荒而
逃。

17日,我表面上若无其事地生活在忐忑、焦虑、兴奋、期待、沮丧、失落……等种种情
绪的奇异混合体和交替当中,不敢见她,却像小学生一样——装作在无意中转身或同他
人交谈或装睡时有意无意地偷看她一眼,她似乎没有昨天那么不高兴,也会说说笑笑了


下午的液晶课ESC了,怕面对她。我在机房里疯狂灌水、聊天来忘掉或压制这情绪,忘了
原计划领她到海边吹风的事情,突然在oicq上看到了拨泼摸佛,他问:bosnia呢?”我
说“不知道”,“你这猪,不知道哪些事情更重要吗?”这时,又遇到了张洁,她幸福
地告诉我,她是谢尕贼的女朋友了,我一下子坚定了,下机。
疯狂在南院跑了一圈,没找到她,没吃饭,饿得要死,却没有任何心情去想到去吃。跑
回宿舍区的东院,疯狂地找电话,转了三圈,一小子总占着一舍的IC卡机不放,跑到东
院楼里拨通了200,8853736,接了,一下子就听出了她的声音,却心情慌乱地说找吴依
依——本来想她可能不在,让吴给我出点主意,既然是她,我语无伦次地胡乱说了几句
,说“就是找你”,她的语气很平静,不像是要打击我的样子。约她下来,很爽快(愉
快?)地答应了,说9:30下来。当时8:33。

马上去了露天市场买了鸡架——摊主的磨蹭让我恼火,但那是油锅的事情 ,我急也没办
法——回去杀气腾腾的吃了,这时已经因为跑来跑去而满身大汗,跑去刷了牙,洗脸,
擦了背,换上了中午洗的白衬衣——也许是为她能在黑暗中一下就看到我——下去了。

等待的时间真的长的要命,我沿着几个篮球场的中线走了个来回,围着东院自习室旁边
的栅栏走了三四圈,在空梯上挂着走了四趟,手因此而发烫,合掌,双手似乎粘在了一
起。实在无聊,发现天上没有月亮,薄云被城市的灯光染上了暧昧的红色。坐在了歪脖
树上的根上终于看到了那绿T恤,远处,在黑暗中一团模糊,我的心嗵嗵地跳着,站在那
里手足无措,脑子里冒着些乱七八糟的词汇和想法:天使姐姐:)?神仙JJ‘)?……
等”近了,我有些呼吸不顺畅,再近,一看,不是她!!!MD!我禁不住用最解恨的话
在心里把这个混蛋臭骂了一通。

等着,还不来,跑到前面用电话的地方,又用那个电话拨了200,看时间整9:30,就没
打。出来,想回一舍买点水什么的,也许她用的着。刚拐出,就看到了她。见到我,先
道歉,笑着的,为迟到,因为她聊天忘了,我却注意到她头发——披开了,穿得……很
美。“去哪儿?”“小学操场吧。”她健步如飞地领着我向前走,迎面而过的,是自习
后的人群,她想躲着大家,我也是——自然走得飞快。

70多米的路,走进了小学的公路,也有人从这边回来的,虽然比较黑,我听到了飞叉和
他四川老乡们的大声喧哗,赶紧上了人行道,装做什么也没看见,一下子拐进了操场,
而她的步伐也一下子慢了下来。这时,慢慢地走着,我乱七八糟地说着些不着边际的话
,她走着一字步,心情也有些紧张,因为我清晰地听到她深呼吸了两次,然后平静地说
:你的信我看了。我一下子有些头晕,被自己对幸福的想象冲昏了头,但似乎模糊间听
到她说这件事情应该先不提——我的耳朵突然一下失去了功能,她又说了什么,我听到
了,却根本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大概走了有七八步,我应过神来了,听见她说:我已
经过了那种浪漫的年纪了,也许一两年前我会答应你,但是现在经过了几次,我已经很
累,不能再经受这些事情了……”这时,我的脑子又一次开始发晕,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了,但明白她是婉拒我了。突然,脚腕有点发软,走路摇晃了两三次,抚着滚烫发红的
手掌,明白了她的意思,在考试压力这么大的情况下,至少在英语考级之前,我们应该
先搁置这件事情,她是这么说的。我的大脑开始慌乱,似乎有前言万语要说,却发现舌
头又不属于我了,又一次说出了我自己的经典名言:“其实……有很多……哎……一到
关键时刻我就又不知道我说什么好了。”她说我看这件事情看得不清晰,我把许多事情
看多太理想化了,事实不是那么回事……等等,说了不少。其实从她说第一句“你的信
我看过”了那平静的语气时我就知道,我太年轻了,虽然她只比我大五个月——教会那
个与我辩论的神职人员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来了:22岁的男孩绝对就是一个大男孩,
而23岁的女孩就绝对是一个成熟了的女人了。我已经错过了她的花季,古典爱情的季节
已经被阅历这个凶手谋杀了,死了……初夏的新绿不是一种完全的真相,我有些沮丧,
在一瞬间想抱住自己鲜热的心脏大哭一通。可是她的话也给我留下了希望,她只是怕再
经历,但并不排除以后也许的发展,她对我的拒绝并不坚定,现在,这只是一个不合时
间的提议。当说到了学习,我抓住了命题,说了我想考科哲研究生的事情,我说,我
再也不想干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我的性格和理念并不适合做商人,虽然孔方兄是那么诱
人,但确实今生很难和我有缘了 ,做自己喜欢的事也许是人生最大的乐趣了罢。没想到
,她也过跨系考研的想法,她想考建筑学系的研究生——怪不得要向我借《人间四月天》
呢——可是,已经放弃,语气间没有太多的惋惜,没有太多的……

我们绕操场一圈一圈地走着,水泥看台上恋人的密度大约是20m/对,红色的大烟囱直插
云霄,我暗地里想到了一次卫慧——那句关于明珠塔的话是她那本书里唯一有水平的一
句——手插在口袋里胡乱地四处张望,听着她讲她爸爸教高数的事情,然后她问起了蝙
蝠,就讲了很长一段蝙蝠和杨的事情,不知怎地又说到了BBS,讲到了好玩的cute和好人
破吉他,我的生活看起还是比较有趣的。说着说着就走出了小学,过了马路进了宿舍区
,几乎没人了,但这时,她的几句话又给了我希望 ,10:00,本来她要回的,我又拉她
进了宿舍区下的操场,问“为什么不可以呢?”“你不明白的……”还是不答应,我边
走边感叹:“这个东北亚城市的夏天来得太快,好象了淹没春天,真是热得难受……”
她说:“总比漫长的寒冬要好得多了……”

是。

今夜的戏已经落幕,我送她回了宿舍。

回寝后,光棍集团们一起劝我该抓紧追她,这些不成熟的光棍们!故事已经告一段落了
,他们却一无所知。躺在床上我又做起了每天的必由功课:胡言乱语。平常总是什么名
人名言名诗名句、电影话剧的台词、小说的精彩片段、成语什么的,有的是配合光棍部
落的成员们说的,比如“早上刷牙,出门体面;晚上刷牙,刺激性欲”etc.,但多数是
自言自语,声音洪亮,而有时味道怪异,今天,我连着大喊了四遍“佛说:苦海无边,
回头是岸啊——”,没人问为什么,也没人反驳什么,听广播的凝视着楼下的名为日本
一条街的红灯区,抽烟的似乎爱上了远处大楼顶上的导航灯,洗脚的捧着他那灰不溜球
汗迹斑斑的臭袜子兴致勃勃地嗅着,Linda坐在一堆尿迹斑斑屎迹斑斑精液也斑斑的内裤
边上给细毛絮叨着:我理解你,我知道你为什么经常唉声叹气,因为……”

--
生活多么幸福
       睡觉!

※ 来源:.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bbs.nju.edu.cn.[FROM: 218.73.19.166]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5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A man may lead a horse to the water, but he cannot make it dr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