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小百合BBS论坛

南京大学小百合,南京大学bbs,南京大学小百合bbs,南京大学论坛,小百合,南大小百合,小百合bbs,南大小百合bbs,南京小百合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meilibuzai (狗蛋), 信区: WarAndPeace
标  题: 猎户座(4)
发信站: 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Thu Feb 27 01:20:39 2003)



    分别是重逢的一种催“话”剂,不管分别的理由如何高尚,或是龌龊。小心翼翼的
探寻,仔仔细细的报告,不时的热切,偶尔的沉默,譬如播音员的台词“友好热烈的氛
围”。别离的双方便在其中警觉的捕捉自己想要的信息,直到亲情燃起的那团火越烧越
旺,融化掉团圆的每个人。当然,这是他的体会,从他开始寄宿上学开始,这似乎成了
惯例。他似乎在等待着,通关一样的等待。他尴尬的笑了笑,对这二十四个小时内不停
患得患失的自己。

    他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又觉得有些惭愧,他坐在炕头,细细的回味:从与她在村口
分头,到现在坐在炕头期待那个惯例到来的这几十分钟,包括每一个他能注意到的每个
细节。

    北风,第二场雪(她嘴里得来),泥泞的路。他背着背包,右手提着拖车,头发、
眼镜、衣服、鞋子、包,都差不多湿透了。就是这幅装束。他首先注意到的,是门前冒
出的那台机车,然后是残留在有些平坦的地上的一叠叠树桩,再就是跑到圈前的那课木
槿树。树桩可以解释,那是年过半百的父亲贩树余下的。至于那棵他亲手种植、修剪的
木槿,因为在屋前枝繁叶茂,父亲早就嚷着要挪走了,趁他不在,木槿便搬家了。那台
机车的疑问,稍候母亲给了他答案——合伙生意。

    大门半开着,那台曾带来某些短暂的经济利益、却给父母留下太多终生伤痛的、目
前渗透到全家生活的机车不在过道里——父亲又出去了。他又添了份懊悔:今天农历腊
月二十,早是全家重操旧业的时候了,可他偏偏这么晚回家。踏进院子,老伙计没有作
声,她还记得我,冒着雪出来,摇头晃脑地似乎是在迎接,铁链的托动声混着狗特有的
哼声也逐渐随雪飘散了。

    还是那个纱门,微用力,房门叮当响。屋里的电视突然降低了声音。尽管锅底没有
火,又没搭火炉,可是一股暖意由内向外,又或是从外向内包围过来。他轻推了房门,
母亲早从窗台坐回去,围着几件衣服,靠在炕边盛着过冬的番薯洋芋一类东西的纸盒子
上,身上穿着件小棉袄,刚抖掉烟灰,一杯热水、遥控器摆在面前,正等着他进来呢!
“喃,不用管,回来了!”“嗯!”“怪冷,不?”“哎呀,没让它给冻死!”……丢
包,脱衣,脱鞋,跳上炕,他不知道怎么一下子没了拘束。这就是家,过去那焦灼难忘
的二十四个小时过去了,彻底的过去了,所有的卑怯也暂时躲了起来,他到家了!他扯
过被,立马钻到了炕头,那里还有余热,他突然觉得有些冷了。可他顾不了那么多了。

    那些东西?有母亲呢!他真的什么也不管了,让母亲一个人给他整理行李,他自己
坐在炕头上。等母亲又坐到了炕上,一切都变了样了:热水,点着的锅底,井井有条的
旅行行头,还有些小零食!于是,次级的惯例在他跟母亲间的可爱的方言里预先展开。
当然了,这次更多的是他问母亲回答,更多的是满足了他所有的疑问。等他觉得彻底暖
过来的时候,他对家里的变化就理解得差不多了,父亲还没回来,母亲猜测是去接他了
去了。他突然觉得,他又变回了以前,以前那个长不大的孩子,此刻外面的繁华世界似
乎离他很远了,他只需要通过今晚的惯例性的家庭会,父亲参加并主持的。

    似乎一切都突然间躲了起来,外边的世界给他的伤、痛、还有喧嚣、烦恼……

--


--

※ 来源:.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bbs.nju.edu.cn.[FROM: 兵马俑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8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赚钱就像便秘 — 老难了,花钱就像拉稀 — 憋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