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小百合BBS论坛

南京大学小百合,南京大学bbs,南京大学小百合bbs,南京大学论坛,小百合,南大小百合,小百合bbs,南大小百合bbs,南京小百合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zh9070 (我赢了), 信区: WarAndPeace
标  题: 幸福的理由(转载)
发信站: 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Mon Feb 24 12:37:16 2003)


我出生于中国南方的一个小山村,没有公路,没有电灯。当时家里惟一的电器就是
一把手电筒。夜晚降临,山村寂静极了,任何鸟的一声啼叫都会震动整座房屋。夜
深之时,只要看到哪一处灯火在楼上楼下间不停地上下晃动,一定就是哪一户人家
发生重大事件,或是喜事,或是丧事。在深夜里发生的重大喜事,在我们那里一定
就是新生儿降生。我的出生就是这样引动了几串灯火在木楼特别幽暗的夜晚上下不
停动晃动了大半夜,我的啼哭那时也与后山鸟的鸣叫争鸣了起来。当然,当时我肯
定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这里一切全都是陌生的,眼前在黑暗中闪动的灯光以
及脚步声,还有自己的未来。

生命从一开始就是充满了奥秘,它由奥秘开始,同时再走向奥秘。这种情形跟出生
时的夜晚的幽暗自然形成一种契合,只能靠一点点闪动的不明的火光来照亮眼前的
那么一点路途,别的你什么也看不清。如若你想知道更远的事,你想看到更远一点
的路程,你自己非得举着手中的灯火,自己走上前去不可。因为你的每一步都在接
受未知和奥秘的挑战,所以你的每一步就都带着勇敢和信心。任何人与要来临的陌
生世界之间,事前都没有过邀约,你在世界的未来从来没有在事前预先设定清楚,
你是一边在探求,一边在生活;一边在创造,一边在成长。

与任何人一样,我的生命一开始就带着自己那份的奥秘,我只能用我自己手中的火
光,一步步去照亮它,我每往前一步,那秘密就揭开一角,我再往前一步,那秘密
就再掀开新的一角,但总是没有完结的时候,新的秘密不断地从我的面前跳出来,
我不断地冲着它走去,到如今我越走越深,也越走越远,我出生的那个小山村的木
楼的楼板已经开始在风雨中腐烂了。

过去走过的路就是那小木楼一样,不能保存到永远,在我们经过之后,它就开始崩
塌,无法让后面的人再走一遍。后面的人得举着自己的灯火,走自己的路,你想扶
住谁的都不成,有可能他举的火光比你的还更暗淡,连他自己的路都照不明,他怎
么能够把你的也照亮呢?

到如今,想想经过了那么长的人生道路,其实所有这些奥秘之中,我们最终也最想
解开的奥秘是哪一个呢?我说,我最想解开的是我们幸福的理由,就是回答我们为
什么要是幸福的。我想,每一个人的道路虽然不同,但幸福的答案是一样的。从我
出生的那个小楼房开始,其实我的一生都要破解这个谜。因为这是一个最重要的也
是最根本的生命奥秘,这个问题解决了其他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就如太阳出来了
,黎明开始了,自然人们都把手的灯火丢弃不要了。

其实,生而为人的幸福理由也就在那个太阳,而不在我们每个人手中的火光。我们
的火光不能反映我们生命的真正意义,也不能实现生命的真正价值。之所以我们保
留着这样的火光,只能说明我们还在黑暗中,还没有找到幸福的真正理由。

我想,在我从母腹中来到家乡的小木楼之前,我的父母一定想过无数次我的出现会
是什么样子:我漂不漂亮、聪不聪明,我未来幸不幸福等等。我们的面前肯定不存
在什么既成的未来事实,不存在肯定的幸福事实。就像家里厨房摆着的水缸,里面
已经蓄满了水,口渴的时候自己知道肯定从里面可以打到水喝。而关于幸福,我们
就找不到这种事实作结论。可是生活不能停止下来,等有了幸福的消息或者事实的
时候才开始。生活从来不因人遭遇痛苦、疾病、灾难而停止;面临这些困难,人们
想的是如何战胜它们。

显然,我们来到世界不是应一场欢宴的邀约,来享受幸福这个事实。等我在小楼降
生下来之后,我逐渐发现我们既贫穷,又封闭。那时爸爸就说,我们这个地方在世
界地图上只是一个极其微小的小点,我的任何一件小玩具都摆放不下。由此我知道
世界是广阔的,而我是渺小的。我像一只小虫,在那里出生,就在那里觅食,也在
那里死亡。如果我有什么抱负,那肯定不是来改变世界,而是把庄稼种好,等稻谷
饱满的时候再收割起来,然后每餐再把它们吃掉。这样想,我真像小虫。可现在谁
不是小虫呢?

小时候,趴在地上看着成群的小蚂蚁拖着一只死虫子往蚂蚁洞里搬,有小蚂蚁,也
有大蚂蚁,也有蚂蚁王,也像一个大社会。这个大社会里由物质也由各种不同层次
的地位来维持着,这仿佛是我们所遇到的客观现实。现在,我们工作、劳动,干的
也是小蚂蚁抬食物的活,为着不断充实生活,美化自己的家庭,满足我们的生活需
要。生活仿佛就是预先要往厨房水缸里蓄满水,等着我们口渴的时候有水喝。我们
跟蚂蚁不同的是人类好像更懂得物质的用处,更懂得占据物质来满足自己的欲望。
有的人不仅只是在水缸里蓄满了水,而且干脆直接霸占水源;而另外一些人的水缸
里只有一点水,他们要不停地挑水,才能保证不被渴死,有些甚至干脆没有水喝。


夜晚的时候,躺在我家的窗台上往外看,就可以看到山村特别的夜空,它特别之处
就是格外宁静,而且格外出神。在当时还是小孩的我的眼中,这样的夜空仿佛不是
夜空,而是一个人的眼睛,它有它的语言,它有它的感情,它有它的愿望。虽然我
接触不到,但我感觉它是离我最亲近的一个世界,它也有怀抱,像我的母亲一样。
我对它的眺望是迷惘的,可是如果它注视我,那肯定是关切的。虽然我无法理解它
的奥秘,但我相信它理解我,不仅理解我的现在,而且知道我的未来;不仅理解我
的痛苦和欢乐,而且还知道我的理想和盼望。

生命肯定和奥秘有关,要不我们人类就完全只是大号的蚂蚁而已。我们怎么可能一
生按着奥秘的轨迹,而且在奥秘的注视之下思想和生活呢?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
一只蚂蚁和夜空对视呢?我们凝视出神的夜空,就是承认奥秘,就是承认另外一个
世界不仅创造而且改变我们今天的世界。我还听不懂奥秘的语言,但我知道奥秘跟
我生命紧密的关联。有一天,我这个独立的奥秘要成为整个奥秘中奥秘的一环。这
奥秘不仅有奥秘的作为,有奥秘的目标,而且也有奥秘的良心、奥秘的情感。

我出生以来接触到的第一个食物一定是母亲的奶水,这奶水不仅只是母亲身体里的
东西,而且也是一件奥秘的礼物,如果没有善,没有爱,没有宇宙的良心是不可能
产生这样的礼物的。这美好礼物的源头一定超出了母亲的生命,它比母亲的生命更
伟大、更神圣、更奥秘。我不能看到,但这一切都包含在我吮吸进生命里的母亲的
里只有一点水,他们要不停地挑水,才能保证不被渴死,有些甚至干脆没有水喝。


夜晚的时候,躺在我家的窗台上往外看,就可以看到山村特别的夜空,它特别之处
就是格外宁静,而且格外出神。在当时还是小孩的我的眼中,这样的夜空仿佛不是
夜空,而是一个人的眼睛,它有它的语言,它有它的感情,它有它的愿望。虽然我
接触不到,但我感觉它是离我最亲近的一个世界,它也有怀抱,像我的母亲一样。
我对它的眺望是迷惘的,可是如果它注视我,那肯定是关切的。虽然我无法理解它
的奥秘,但我相信它理解我,不仅理解我的现在,而且知道我的未来;不仅理解我
的痛苦和欢乐,而且还知道我的理想和盼望。

生命肯定和奥秘有关,要不我们人类就完全只是大号的蚂蚁而已。我们怎么可能一
生按着奥秘的轨迹,而且在奥秘的注视之下思想和生活呢?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
一只蚂蚁和夜空对视呢?我们凝视出神的夜空,就是承认奥秘,就是承认另外一个
世界不仅创造而且改变我们今天的世界。我还听不懂奥秘的语言,但我知道奥秘跟
我生命紧密的关联。有一天,我这个独立的奥秘要成为整个奥秘中奥秘的一环。这
奥秘不仅有奥秘的作为,有奥秘的目标,而且也有奥秘的良心、奥秘的情感。

我出生以来接触到的第一个食物一定是母亲的奶水,这奶水不仅只是母亲身体里的
东西,而且也是一件奥秘的礼物,如果没有善,没有爱,没有宇宙的良心是不可能
产生这样的礼物的。这美好礼物的源头一定超出了母亲的生命,它比母亲的生命更
伟大、更神圣、更奥秘。我不能看到,但这一切都包含在我吮吸进生命里的母亲的
奶水里。我是这伟大奥秘撒在世界上一个最微小的角落里的一颗种子,母亲的奶水
是浇灌在它上面的第一阵雨水。母亲的爱里,包含着更伟大、更神圣的爱;我的奥
秘里隐含了更大、更神圣的奥秘。

谁都知道母亲生产的故事,可是很少有人能够知道这生产的奥秘;谁都知道生活的
历程,可很少有人能够知道它通往的奥秘。如果有人不相信,也可以让出神的夜空
来告诉你,这一切的奥秘肯定不是蚂蚁可以知道的。太阳也一样晒着蚂蚁的洞穴暖
洋洋的,但只有人在承受这一份生命的奥秘。

我想,这就是幸福的理由,惟一的理由。

绝不是睡进温暖的被窝而没有噩梦侵扰就是幸福;绝不是肠肥腰壮,享受着美酒华
服而从来不受饥挨冻就是幸福;绝不是家财万贯,从来没有遭灾受害就是幸福;绝
不是位高权威,受人拥戴而没有处过卑微,身受过孤独就是幸福;绝不是功成名就
而没有受过挫折和失败就是幸福;绝不是声名显赫而没有过委曲求全就是幸福。我
们之所以是幸福的,因为我们的生命是宇宙奥秘的一部分,我们一切生活、思想都
是直接叙写在奥秘的天空上,我们自己读不到,可是奥秘者是惟一的阅读者和理解
者。自我们来到世界之后,我们就是他手中的一本打开的书,他不仅阅读我们,也
在书写我们,由此使我们获得尊严,获得崇高的生命意义。如果我们是为高尚的目
标而喜乐的话,那这就是我们喜乐的理由了。为崇高目标而喜乐,常常使我们忘记
了生活中的贫穷和痛苦。因为崇高的目标是我们的太阳,而生活中的愿望只是我们
手中脆弱的灯火。当阳光普照的时候,我们自然就熄灭了个人手中的灯火。
奶水里。我是这伟大奥秘撒在世界上一个最微小的角落里的一颗种子,母亲的奶水
是浇灌在它上面的第一阵雨水。母亲的爱里,包含着更伟大、更神圣的爱;我的奥
秘里隐含了更大、更神圣的奥秘。

谁都知道母亲生产的故事,可是很少有人能够知道这生产的奥秘;谁都知道生活的
历程,可很少有人能够知道它通往的奥秘。如果有人不相信,也可以让出神的夜空
来告诉你,这一切的奥秘肯定不是蚂蚁可以知道的。太阳也一样晒着蚂蚁的洞穴暖
洋洋的,但只有人在承受这一份生命的奥秘。

我想,这就是幸福的理由,惟一的理由。

绝不是睡进温暖的被窝而没有噩梦侵扰就是幸福;绝不是肠肥腰壮,享受着美酒华
服而从来不受饥挨冻就是幸福;绝不是家财万贯,从来没有遭灾受害就是幸福;绝
不是位高权威,受人拥戴而没有处过卑微,身受过孤独就是幸福;绝不是功成名就
而没有受过挫折和失败就是幸福;绝不是声名显赫而没有过委曲求全就是幸福。我
们之所以是幸福的,因为我们的生命是宇宙奥秘的一部分,我们一切生活、思想都
是直接叙写在奥秘的天空上,我们自己读不到,可是奥秘者是惟一的阅读者和理解
者。自我们来到世界之后,我们就是他手中的一本打开的书,他不仅阅读我们,也
在书写我们,由此使我们获得尊严,获得崇高的生命意义。如果我们是为高尚的目
标而喜乐的话,那这就是我们喜乐的理由了。为崇高目标而喜乐,常常使我们忘记
了生活中的贫穷和痛苦。因为崇高的目标是我们的太阳,而生活中的愿望只是我们
手中脆弱的灯火。当阳光普照的时候,我们自然就熄灭了个人手中的灯火。


(士柏咨询网)
--
                             http://bbs.nju.edu.cn/file/103136356788.gif
     http://bbs.nju.edu.cn/file/stop-2.gif             再努力一下就成功了!





※ 来源:.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bbs.nju.edu.cn.[FROM: 218.2.158.77]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5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天生我才必有用,前提是,你得是“天”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