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小百合BBS论坛

南京大学小百合,南京大学bbs,南京大学小百合bbs,南京大学论坛,小百合,南大小百合,小百合bbs,南大小百合bbs,南京小百合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meilibuzai (狗蛋), 信区: WarAndPeace
标  题: 搭错车
发信站: 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Sat Feb 22 17:00:10 2003)



    打听好特价书店的地址,兴冲冲到了站牌,才发觉没有要找的班车,略作盘衡后跳
上了一趟可能到目的地的车。当意识到车似乎朝着一个极其陌生的方向后,仍然侥幸的
期望它能把我带到目的地,于是我坚持坐在那里——无人售票车,没人介意。再说,即
便走错了路,权作逛街;要是迷路,还有出租车呢。

    车沿着二环路,一段距离后北转。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少有书店的影子。这
是春意切近的日子,可惜,大西北的天空只会呈给你灰蒙蒙的脸,也许该从某处墙角的
树丛中寻找春的踪迹。一年之计在于春,路边各色的劳务市场也便聚成了另一种风景:
无助,期待,更有几分无奈。这在这座不小的城市里,本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只是近日
陷入《坎坷记愁》(《浮生六记》之三)的凄凉中,便对自己的前途多了几分慨叹,触
景伤情。等找到理由安慰自己后,四十多分钟过去了。车过北关后,现在一处僻静的地
方行使。

    满眼的陌生,又不觉想起来时火车上的情景。两三个小伙子,从始发站开始一路神
侃:从家乡到城市,从孩提到如今,从教育到文化,从政治到经济,从身边琐屑到社会
焦点,从国内到国际——真真一幅行家姿态。比如其中一个提到了这个城市的印象,恕
我这旁观者难以苟同。这个城市,不光有自己的厚重历史,还有自己的未来;不光有自
己的主流芜杂,还有自己的暗流涌动——当然,从第一脚踏上这片土地开始,我就一直
在修改她在我心中的印象。尽管如此,我仍然发掘今天的旅行让我大开眼界,她的大第
一次如此真实的呈现在面前。可是时间不容我继续体会这个大,因为路站越来越荒凉,
快五点了,买不到书也该想想怎么回去了。

    下车,等车,又一条陌生的路,钟楼。既然难到那个目的地,眼前又有个以前欠下
的地方,加上以后还有时间,那就春发生对面。年前来过,可惜关门,这次应该可以赶
上吧?起风了,略带沙尘,似乎离料峭春寒还有段距离,大西北的春。还好,找到了那
里,尚在营业,总算不致空手而归。陀斯托耶夫斯基,傅雷译传,外加一本叶芝。不知
缘由的,突然喜欢了陀氏的文字。

    假期到开学,看了毛姆的《刀锋》、《剧院风情》。也许被他在《刀》里透过拉里
阐述的人生哲学迷惑了,所以才会看《剧》。当然,我没有失望,这次是罗杰。他们只
是个延续,排在困惑一个假期的惜春后面。当然,这几本书最大的相似外就在场景上。
惜春的笔墨不多,上一次下笔无言的时候总说了一下,可是一个“惜春出家”却扯出了
太多故事。尽管众说纷纭,大家还是有个比较同意的认识:惜春是在备受冷落中过早的
看穿了这本虚无的繁华。

    备受冷落,只是个催化剂,更根本则在于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世界。世界之大,
不光表现在地理、时间、空间上,还有存在于意识中各个不相同的世界。再怎么不相同
的内心世界,总有重合的部分,不同仅在于这部分所占各自世界比例的大小而已。被冷
落的背后,惜春那本就狭小的世界变得更加狭小,重叠的部分在她所占的比重也就越来
越大,终于她在繁华世界边缘的佛堂世界中找到了皈依。当然,这自与她深居简出的大
家闺秀的身份有密切关系。所以,拉里跟罗杰后来的路与她有了天壤之别。突然,又想
起了一件往事。

    那时候好像高二,我因中考语文砸锅在这算重点学校里做起了语文课代表。因为高
考的缘故吧,很多东西现在都挺新鲜的。比如周记一类的。当然,这也是我日期内最繁
重的活了。起初当天收送,周末开恩大家搁笔。无奈,响应的人太少,作为课代表在用
尽所有招术后,只能以身作则。可是老师似乎仍不满意,最后我也开始玩怠工,做消极
抵抗,直到老师跟我谈话,我才重新认真起来。他当时说了一些很多人不想承认的话,
等他调(实际上是排挤)走了,我才有所体会。“师生关注的世界不同,你们学生眼里
很大的事情,可能在老师根本就不值一提。老师也是凡人,他们也要养家糊口,也要考
虑各种关系,考虑自己的前途。”在我暗淡的高中生活里,他的印象最深。

    如果只沉浸于此,或许我不会选陀氏,这其中假期的影响太多。学校在大,在充满
诱惑,她也只是象牙塔,也仅仅是大千世界的一个小小角落。回家要面对的,除了以前
的记忆,更多是生活的残酷,这种压力随着年龄的增大而愈重,除了亲历,文字世界(
除了前边提到的《坎坷记愁》)很难体会。毛姆的文字不错,特别是他对情节的把握安
排上,尽管在场面的宏大以及时间事件的复杂上,他跟曹雪芹无法相比。然而,总有太
多的理由,将他们放在一起,具有太多的排陀氏性。这似乎又成了世界真大的理由。在
我,很难在他们之间取舍,可是“大海的儿子”----聂鲁达却在自我扬弃得不停徘徊,
直至形成自己独特风格的过程中,给我们展示了这两个不同阵线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砰”地下通道里突然的声音惊醒了我,是呀,天快黑了。尽管算不得满载而归,
终究收获不小,聊可自慰。这次不该搭错车,毕竟天黑了,这条路又走过多少次。尽管
不是常做的那趟车,终究捞了个座位到了北门。车外的夜景不错,还有变得轻柔妩媚的
风。回来了,这次车没错!


后记:一次搭错车,引出了这么多东西,着实罪过。幸亏最近看了几本书,不然又要穿
帮了。


--

※ 来源:.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bbs.nju.edu.cn.[FROM: 兵马俑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2/03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Yes, the past can hurt. But I think you can either run from it or learn from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