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小百合BBS论坛

南京大学小百合,南京大学bbs,南京大学小百合bbs,南京大学论坛,小百合,南大小百合,小百合bbs,南大小百合bbs,南京小百合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milkswallow (淡紫的悠然~严冬☆晴), 信区: WarAndPeace
标  题: 〔喇叭树〕首部曲 (简体版)
发信站: 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Sat Jan  4 00:39:39 2003)



                    &~&~&~@喇□叭□树@~&~&~&
                         〔当风吹得每棵树都想跳舞^^〕

                                海蓝蓝的天气
                               我的爱像喇叭树

严冬晴,男,住宿生,宜兰人,今年大三,攻读於政大历史,闲闲没事,他总爱往学校後
山跑,不仅仅是贪恋猫空的美,到这来,远眺景美溪,他常有种,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
而泪下之感,他喜欢爬下河堤,置身於山水之中,正当陶醉,突然发现溪边的大树上夹了
个东西,在枝叶隙缝间,一闪一闪挺刺眼的,他好奇的走近一看,是只玻璃瓶,里面塞了
几张信纸,他将瓶盖使劲的抽开,开始读起这封信:

DEAR小乃:
好久没给你写信哪!最近好吗?我一切都好^^,每到圣诞节,都会让我想起这段与你同窗
三年的娃娃鞋岁月,真是回忆多多丫~记得新生注册那天,笃信佛教的母亲,先是惊□校
舍欧风的教堂式建筑,接著,目不转睛的死盯著来回忙碌穿梭的修女们,然後却却的问道
:啊~这吕素什麽阿肚仔的基督教吧!该不会要入教才能读苏厚...。(请原谅偶老妈
的台湾果语,呵呵),说著说著便一把牵起我的手,往门口拖去,我激动的扯开嗓门:妈
~~~干嘛啦!这里很难进的溜,联考都分发完毕了,没得後悔,现在叫我去读哪丫~。我有
点急了,因为自已也搞不清楚状况,就在大门口拉拉扯扯,最後母亲拗不过我,千交代万
交代,人家在喊阿门的时候,要嘴动心不动,受不了了就在内心狂喊佛号...佛祖会来
解救偶滴...呵呵,只有我妈想的出来:p...。

就这样怀著忐忑的心情,上楼注册去,这天也是新生训练的第一天,刚踏进教室,学姐们
便招呼大家伙,按照学号顺序就定位,你从後面一把拍了我肩膀,我惊讶的别过头去,迎
面而来的是一脸阳光般灿烂笑容,看著短发俏丽的你拉长音调兴奋的说著:好羡慕你的长
发喔..哈哈,刚刚你转头的时候,头发打到我的脸了,你好香丫...。我讪讪的笑了
笑,尴尬的别过头回去,我的印象好深哪!尤其你当时的笑容,配上你一头俐落的短发,
刹时间~居然有股小鹿乱撞的感觉也,呵呵~。耳边传来学校广播的声音说著:校园内除
学生监护人以外的男性请於大门口等候,勿在穿堂逗留,谢谢您的合作。才播毕,一千多
名新生的笑声震动了中庭广场,我想,连广场中的玛莉亚也笑到不行了吧!

开学当日,天主教的传统,先带著同学们望了个弥撒,才领教了,一个上午,乾坐在那,
动也没敢动,正襟危坐著,聆听轮番上阵,神父、修女的...疲劳轰炸...呵呵~容
偶给他们开点小玩笑,实在很新鲜,不过真的坐太久了...想到每个星期都会有一次,
就不由得痛苦起来...;你还记得吗?接下来整个下午都在考试,破天荒头一遭,第一
次听说开学第一天就要重考联考的范围,还是即兴的溜...毫无预警...说是要严防
有人是作弊上来的...拜托,书早烧了,经过二个多月的逍遥,早都还给老师了,谁还
记得丫...折磨人嘛...呼呼...,一阵乱算涂鸦之後,交卷!!管它的,反正我
肯定是清白的!

朝气蓬勃,充满活力的你,没多久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了,当选班代,入校刊编辑社,爽
朗、亲切、真诚不做作的你,顿时成为了我生活的重心,一天的作息几乎都没离开对方,
不论吃饭、上洗手间、到合作社采买文具&食物、下课八卦打屁聊天,我们的感情比亲姐
妹还亲,相互信任、依赖的感觉,是现在上了大学以後,也没法子找到一个和你一样与我
气味如此相投的人,不过,有一个你~就足够了^_^。虽然你死命想拉我入社,可惜当时有
分数门槛,偶连入社资格都没有,呜呜...我想,我有点崇拜你吧!

学期中,为了赶校刊,你的成绩总是吊车尾低空飞过,每每在七楼〔校刊社〕社办外穿堂
等你的时候,我喜欢趴在栏杆上,俯瞰校园,静静的欣赏夜景,不过这种幸福满溢的心情
,没多久,就被警卫的叫嚣声所取代,真刹风景!嘴巴还斥声嘟嚷著:都十点半了,还不
收拾回家去!小心我报告学校记你们大过!大家连忙,收书包的收书包,关灯的关灯,故
作歇业状,然後一溜烟逃离警卫的视线范围,躲进穿堂另一头的楼梯口,等警卫脚步声渐
行渐远时,你和其他人,呼呼~松了口气,然後又蹑手蹑脚的奔回老巢,我吃惊的问:不
是该回家了吗?你笑了笑说:校刊出不来,除了二支大过,还外加到中庭广场,众目睽睽
之下,在玛丽亚雕像前忏悔罚跪,你选哪个?当时不由得对你们这群爱好编辑的战友们肃
然起敬!我发誓~再也不会把校刊拿去包便当了!*_^

还记得一年级第一次段考时,你带领著大家,大喇喇的走出校园,最後翻墙〔开花〕,被
教官逮个正著的事吗?因为学姐只考一个上午,我们又不爱吃学校的东西,异想天开的你
,提议中午一打钟,就伪装学姐混在人群中,出校门买午餐去,当时已经饿到不行的我们
,想也没想,都附议了,不过,有眼睛的都看的出,我们雪白亮丽的上衣,烫线整齐到爆
的黑色百折裙,以及新到发光的黑色书包,配上一群稚气未消小毛头的脸,这一切的一切
都在鹰眼教官不动声色的掌握中...,前线告急!千钧一发之际,险些在大门口被教官
?击的〔大豆〕,上气不接下气,喘嘘嘘的说:教官在校门口堵我们!已经有人阵亡了!
语毕,便瘫坐地上,作无力状,家里带了便当,现在手上空无一物的〔大头〕冒出一句:
怎麽这麽衰丫!我什麽都没买,就是陪你们出来晃汤...呜呜...,只见你老神在在
的说了一句:我们翻墙^_^,大家异口同声的答:不会吧!那会〔开花〕的:p,你幽默的
回一句:〔开花〕?那是一定要的啦!接著朗朗大笑三声,身先士卒的你,开了第一朵花
...然後,我们也紧跟在後,百花齐放ing。

说到这件事,不由得让我缅怀起我们的校规,以及教官和修女们为维持校风,无所不用其
极,让人哭笑不得,多少无厘头的行径哪!每回忆起,总令我捧腹大笑,记得有天朝会,
我们班〔红豆〕的裙摆下有一丝小小的脱线,随风与缓缓上升的国旗一起飘扬,正当欢唱
完毕,修女一个健步挡在〔红豆〕面前,一把抽下那根细丝,摊在她面前,严词指正她服
装仪容不整,是多麽没有教养,怎麽嫁的出去之类的,大家都憋死了,想笑又不敢笑,可
怜的小红豆哪~修女还抄下她的学号,哀ing。又一次,约傍晚七点多,为了帮你社团里的
同学和学姐们买晚餐,我俩踏出校门後,觉得走人行地下道麻烦,想直接闯马路,到对街
的夜市买,好死不好死,在等红灯时,一个头出现在我俩间,双手轻轻的拍了我俩肩膀,
我俩便毫无警觉的猛一回头,惊见一阵白色恐怖...不是普通的衰!其实早在五点左右
,全校师生都走光光了,这麽晚了,修女还著白袍在学校附近徘徊不去哪!机车的紧..
.照惯例,修女抄下了我们的学号,再用无比睥睨的眼神扫了我们一下,拉高尾音的说著
:还连号哪!不过,我们忘了提醒她,我们还同姓呢!

高中三年的班代,你做的很称职嘛!冒著违反校规〔严禁与男校联谊〕的危险,大大小小
联谊办了不下几十次吧!托你的福,我们班高中就开始享受〔由你玩四年〕的大学生活了
,本岛走透透丫,不过,当时就是纳闷!为什麽那些在我眼中属极品特优的,你一个都看
不上,可怜喔!真同情他们,跷课来等你,都追到校门口了,还不给人家好脸色,没有功
劳也有苦劳吧!呵呵~还是你燃烧自已,照亮别人的红娘天性使然?直到那天,你对我吐
露了多年的暗恋情事,我这才恍然大悟,哟~瞧你害臊的!你说,他是你国小五、六年级
的同班同学,上国中以後男女分班就没联络了,偶遇在路上也没交谈一句,尴尬的青春期
哪~你形容他有个聪明的脑袋瓜,总是名列前□,更夸张的是,国小就开始看三国演义文
言版,常常一副博学多闻"老学究"样,你还给他取了个小老头的绰号,不过当时你只知他
考上师大附中,大学以後更是一无所知,那天,听完你的暗恋情事,实在太突然了,震的
心有点微微莫名的刺痛感,-_-b我想,是我天生心脏无力吧!当场傻眼!

接下来那段日子,我们充份利用网路的无远弗届,在师大附中的榜单里搜寻到他考上政大
新闻系,果然不只是小时了了丫,还和你办刊物的理想不谋而合呢!瞧你沾沾自喜的哩!
难得看到你小女人的娇羞模样,突然有点不习惯了,说不出的□扭感觉,不过,你快乐,
我也快乐,虽然有时候你鬼灵精怪的想法,总令我喷饭,就像那次,你提议到政大去冒险
,跷了最後两堂课,载著我直奔木栅,才领教了那个传说中,等到天荒地老的红灯,你不
改幽默本性的说:哇~真是个好兆头,等到天荒地老,那麽,天长地久就不远了~嘿嘿,
我翻了个白眼随口搭了句:还百年好合哩!就这样,猫空成为我们每次放学後会合的地方
,虽然我俩的学校有点距离,不过还好都在市区,我很珍惜每次和你的聚首,难得高中各
奔前程後,我们还有时间腻在一起,而我,总是静静的听你说,你说,你最爱牵牛花,那
样淡淡的紫,流线般弧度,让你著迷,你有个心愿,希望有人能造出一棵牵牛花的树,让
它不再像寄居□般依附在任何框架上生长,那就能美的更纯粹了,你说,柏树长青,若真
能配出来,那这世界就太完美了,就喜欢这样天真浪漫的你,很容易满足的嘛!

有一天,我们相约到图书馆自习,不过你说要到电脑中心查点资料,回来後你兴奋莫名的
跑来问我:猜猜,我干了什麽大事?我摸不著头绪的胡乱猜,你说:厚~连你都不明白我
...接著就噘起你的嘴,老半天不说话,我说:喔!我又不是你肚里的小虫,不说,拉
倒!你见我有点□了,连忙压低音量,深怕被别人听到的贴近我耳边轻轻的说:我在他学
校的bbs留言了。我一头雾水的问道:什麽?你又很鬼祟的说了一遍:就是那个小老头
丫,我今天在bbs上留言了。我万分讶异的说:不会吧!?写了什麽?你急忙的拉我到
外头没人的角落,小心翼翼的摊开手上的A4纸说:来,我念给你听。清了清喉咙,你便自
我陶醉般的念了起来:

给我的小学同学:
有件事一直埋在心里,却找不到适当机会对你说,记得小六时与你相约到图书馆,看福尔
摩斯和亚森罗苹,我爽了我们的约,从此以後你再也没和我说话了,这事搁在心里已经很
久很久了~虽然在高中时期曾和你偶遇在回家路上,除了不太确定是你外,自己也缺了跟
你说抱歉的勇气,也许你差不多忘了这件事,不过,相信现在的你,”大人”有大量,早
已原谅我了,因为不想有遗憾,所以今天鼓起勇气写这封信给你!哇~终於了结这椿心事
了,在这7年以後~这样,你想起我是谁了吗? 祝一切顺心
我一脸狐疑的问道:就这样?你皱起眉头有点不悦的回答:就这样啊~不然是怎样?哈哈
,你真是笑死我也,这样有人回应,我输你!不过当下我不想破坏你〔干了大事〕无比雀
跃的心情,很识相的回了一句:很好,很好,你离幸福又近了一点,不过现在k书要紧,
你已经瞎混了一上午,该收收心了吧!你拍了拍我肩膀,满脸笑意的说:这才是我的好姐
妹!

之後,你每天第一件事就是开电脑,把握任何能碰电脑上网的机会,然後报告我最新的进
展,其实说进展也没有,你总是自怨自艾的说:没人回哪!不会是压根忘了这件事吧!?
有时候你也会恨恨的说:还是他都不上bbs的丫,厚~书呆子!!後来,你又发了一个
帖子回在你那文章的後面,写著〔当喜欢一个人,光想著他就感觉幸福无比,这种美妙的
心情,我舍不得用写的~〕,有一次闲的发慌,你又贴了一段小牢骚,一样回在文後,写
了个减肥小偏方〔做一件让自己後悔的事,然後日夜挣扎,寝食难安,遵循此法,配合运
动,每日来回踱步一千回,搔头一万次,维持□胸状一个月,功效显著!!〕几天後,有
个ID叫wonderful的发快讯给你,你乐的马上打电话给我做SNG连线报导,殊不知当时
本小姐我正脱个精光,在享受泡澡浴呢!还好这个世界发明了无线电话,不然,漏接了这
通,当下你又不知要气到民国几年呢!

你掩不住兴奋的转述:他说了hi,嗯~我回了hihihi,他说,请问你在找人吗?喔喔~老
套,当然是罗!是的,我在找人,请问你读哪间国小?呵呵~他真有礼貌丫,一直请问请
问的,让我等这麽久,耍耍他,我回了,要他先说,不会吧!同一间丫,果然是他,你今
年大几了?大一?有重考吗?没有哪!呵呵那我直接问了,你是不是小老头丫?哇~他回
了他回了,我看看哪!他说:你 果 然 是 小 乃!

看你高兴的,忙和了一整夜,你说要挂电话了,说是他要打电话给你直接讲话方便,我酸
酸的说:喔!现在就开始重色轻友罗~没利用价值罗~唉!我真命苦!好吧~好吧~随你
去了,明天等你报告我哪!厚~洗澡水都发冷了,感冒你负责丫!

那天起,他每天打电话跟你谈天说地,无所不聊,你说他,博学又健谈,风趣幽默不亚於
你最爱的作家侯文咏,他也爱作诗,这是你无意间,在网路上搜寻他的名字所看到的,每
篇、每句、每字,你都细细的读,彷佛,这些诗都是为你而作的,你好快乐、好快乐,你
觉得真的抓紧幸福了,你後悔没能早点勇敢的跨出这一步,那麽,幸福的滋味,就能更早
更早~在你偶尔发愁,枯燥无味的爱情生活中萌芽。回家第一件事你总守在电话前,等待
他的call in,我问你,怎麽不像平常打电话给我一样打给他,你说,女追男隔层纱,机会
给了,往後的发展,就要看他有没有那个心了,你可不想拿热脸贴冷屁股哪!我欣赏你的
直率,想冲就冲的劲头,你的敢爱,令我慑服,你挣开枷锁,纵身一跳,也俐落的翻出围
篱,而我~永远不及你十分之一的勇敢。

半年後,那晚,我们的世界变了,变的超乎想像,从来没在我面前掉过泪的你,泣不成声
的向我哭诉,他有女朋友了,而且是在附中的学妹,这是透过小学同学,辗转得知的,你
不明白为什麽他还是每晚打电话给你,装的若无其事,问你,吃饭了吗?现在人在哪?天
冷了要加件衣服喔!有没有乖乖念书丫?当日,他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狠狠的回了一句
:你打来有什麽事?他故作轻松的回答:没有丫,只是想问问你现在在干什麽哪!你冷静
的问了一句:为什麽是她,那我算什麽?你们之间静默,结束了这最後一次通话。

隔日,不放心你,我约你到网路咖啡厅去散心,当我玩CS正起劲时,本来以为你在玩新
款游戏新鸳鸯蝴蝶剑,但是却见你讶然呆望萤幕,原来,你接到了他女朋友的e-mail,行
挖苦之能事的写道:你以为F大法律系了不起呀!我T大的!看了你的照片我大吃一惊哪
!是挺可爱的,不过可惜是个男人婆呀!你不知道他爱的是像我这样长发飘逸的气质美女
吗?你这狐狸精!我跟他在一起三年了,你凭哪一点介入?听他说,是你在倒贴他啊~可
笑!最好滚远点,别再纠缠他了!

直到,我替你抹去眼角的泪水,你发疯似的往外冲,我知道你要去哪里,匆忙的结帐後,
我招了计程车紧追你的机车後头,停车後,你蹲在河堤上一个人□缩的大哭起来,我拍了
拍你,就好像这些年来,在我伤心、无助、落泪的时候,你拍我一样,给我无比的勇气,
我说,哭吧!把它流乾,明天,我们都忘了,让所有不愉快的回忆,通通delete掉,多希
望,同你给我一样,我的安慰也是你的特效药。

但是,你走了,何其忍心的抛下我,无情的走了,一句话也没留给我,只淡淡说了一句:
就让它一直美美的存在著吧!一跃而下,我来不及反应,你就被湖水带走了,我尖叫,千
百声的呼救,再也唤不回你,走了,正如你当日悄悄的驻进我心中,那个拥有阳光般灿烂
笑容,朗朗笑语,几分帅气,天真的女孩,随著今天满车的牵牛藤蔓,和这封信,恣意漂
流的沈浸湖底,好美的名字~你知道吗?他们叫它:醉 梦 溪。

读完这封信,严冬晴长长的叹了口气,赫然发觉,自已的眼泪不听使唤,鼻涕都给飙出来
了,赶紧四处张望一下,好在附近没人,他心中暗自窃喜著,接著一把将衣服掀起,就往
脸上胡乱擦一通,似乎想起什麽似的,把手上的几张信纸左翻翻右翻翻,咦?没有署名寄
件人是谁?喃喃自语片刻後,他将信纸塞回瓶中,使劲一甩手,远远的把瓶子抛进水中,
噗通、噗通的溅起水花,只见他一声惨叫,啊~我的佛珠...他手上的一只佛珠,不小
心也给甩了出去,紫水晶的,贵的很,去年他老妈才从北港朝天宫带回来的,还有念过经
加持过的呢!现在就这麽的给它掉进河里,他急了,在溪边来回踱步,不过,炎炎夏日,
大热天的,他却老觉得一股寒意上心头,唉~逝者已矣,他勉强安慰自已的说,然後重新
攀回堤上;当晚,他梦见一名短发少女,骑著单车,缓缓往他的方向前进,俐落的停在他
面前,对著他满眼笑意,俏皮的说:谢谢你的水晶,就当红娘礼吧!接著,骑上满载花朵
,布满藤蔓的脚踏车,消失在晨雾中。


--
别再说是谁的错 让一切成灰 除非放下心中的负累 一切难以挽回
你总爱让往事跟随 怕过去白费 你总以为要体会人生 就要多爱几回
与其让你在我怀中枯萎 宁愿你犯错後悔 让你飞向梦中的世界 留我独自伤悲
与其让你在我爱中憔悴 宁愿你受伤流泪 莫非要你尝尽了苦悲 才懂真情可贵

※ 来源:.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bbs.nju.edu.cn.[FROM: 218.187.37.50]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4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我知道岁月会磨平我的棱角,但没想到,是把我按在地上摩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