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小百合BBS论坛

南京大学小百合,南京大学bbs,南京大学小百合bbs,南京大学论坛,小百合,南大小百合,小百合bbs,南大小百合bbs,南京小百合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seeoff (小胖Q), 信区: WarAndPeace
标  题: 我的第一个网友
发信站: 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Thu Dec 19 22:58:22 2002)

写于四年前
发信人: seeoff(小胖Q), 信区: Memory
标  题: 怀念quincey
发信站: 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Thu Apr  4 23:19:20 2002), 站内信件


怀念quincey
那是我上BBS的第一天晚上。各个版蜻蜓点水的都看了看。
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夜里。环顾四方忽然发现:
网上竟然只有两个人了。
另一个人是个叫quincey的家伙,昵称为:“爱心小熊”。
这名字让我油然而生亲切之感。

我认识一个阳光一样的女孩。一个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
的女孩。她妈妈送给她一只丑陋温柔的玩具“莎皮狗”,
她非常喜欢,常常把它当做枕头。于是我给她起了个绰号:“小莎”。
后来她bf送给她一只可爱的玩具熊,她也很喜欢。看着她
枕着莎皮狗,抱着小熊幸福的样子。我于是又改叫她为“小熊”。
“小熊”是个极富爱心,美丽,聪明,善良,温柔细心的女孩。因为她
我才觉得大学的7年没有虚度,人生是那么的美好。不过由于
成绩太出色,她被保送到北京念博士了。她的远离曾使我十分
寂寞。但我还是庆幸自己曾经认识她,这已经足够。

因为名字的关系,我忽然想和这个“爱心小熊”聊一聊。就呼
了他一下。他正在品味文章。我当时不能确定他是什么样的人,
是否会回话。
出乎意料的,他同意了。
他没有问诸如:你是学什么的?你叫什么名字,你从那里来?等等
无聊的问题。只是在开始时说了一句:需要做一下自我介绍吗?
我说:不必了,人在交谈中自然会相互了解的。于是我们就开始
随便的聊起来。尽管不知道他是谁,也不问他是干什么的,我却
并没有感觉到陌生。聊天进行的很流畅。我想他是个很随和的人。
至少他没有抱怨我一直用英文。也没有责怪我偶尔用中文时的缓慢
和笨拙。而且他是个诚实的人。因为当我夸他英文很好时,他并
没有得意洋洋,而是老实地告诉我,他的机器上装着大字典。
那时的我还不会尖酸刻薄地调侃。而他也没有觉得我老实得无味。

当时我想起了一句话:君子之交淡如水。在人口渴的时候,
清水是最好的。所以,我决定和这个quincey 做网络朋友。

聊天的内容记不清了,似乎是关于电影和人生方面的。唯一记得的
是一种平静愉快的感觉。下意识地看了一下屏幕右下角,已经是
次日凌晨1:30了。微微有点疲倦,我告诉了他。道别之前,在他
的指导下,我把他设成了好友。他没有嘲笑我的无知,于是我知道
他是个耐心的人。
这是我的第一次聊天,而quincey成了我的第一个
网友。

尽管睡的晚,但早起的习惯并没有改变。第二天(5月8日)
我依然6点以前起床。昨晚的畅谈使我对bbs一下子有了兴趣。
于是兴致勃勃地上了BBS。quincey不在。这在我的意料之中。
我开始到一些先前没有涉足的版区去游荡。(其实几乎所有的版我
都没有去过)大概6点10分左右,我发现有人说中国的大使馆被
北约给炸了。我的第一反应是:一定有人在造谣,惟恐天下不乱。
但是陆续的又有了许多新消息。我有些迷惑了。大概8点quincey
出现了。我告诉了他这件事情并问他的感觉。他没有立即回答。
过了一会,他回话说看了所有的文章,觉得这事恐怕是真的。
他的口气充满了忧虑。直觉告诉我应该相信了。因为象quincey
这样认真的人都没有怀疑。但我还是耐心地等待电视新闻的确认。
后来事情确认了。我就忙于每天看新闻,quincey 也不知在忙什么。
好一段时间没有联系。只是时常看到他对战争的一些精彩的评论文章。

忽然有一天游荡到了祖国各地。发现他原来是个斑竹。不禁肃然起敬。
一天晚上偶然碰到,说想不到他还是斑竹,他微微一笑:“*_^”,
还是那么谦逊平静。我们又聊了一会。我还是没有记住聊了什么,留住的
只是愉快的心情。
我出不去工大的网,每当检索文献,总是找quincey.帮忙。对网络和计算机
几乎一无所知的我,常常问他一些可能看来十分幼稚的问题。但他从来
不曾嘲笑我。quincey的耐心帮助使我知道了一点网络知识。我知道他
年龄很小,只是一个本科生,但在网络上,他是我的老师。
quincey很热心,而且不张扬。他稳重的性格使我愿意请他帮我做一些事。
一个朋友告诉我美国网站上的一些人不了解轰炸的真相,他的一些言论
经常遭到驳斥。而他又人单力孤,语言上还有点不通,想让我也去那里聊天。
可我出不去。即使出去了,以我的计算机知识,恐怕也不行。我于是想起
了quincey.我写了文章让他帮我发到那里。他真的去了。
quincey是很爱国的。而且是善于思考和理智的。他从不发表漫骂和攻击性
的言论。他的风格是用精辟深入的分析来说服人。在那段沸沸扬扬的日子里
实属难得。
我曾一直怀疑quincey是个女孩。他的细腻谨慎看来很象女孩。但他的
思维方式,对网络的痴迷,以及丰富的知识还是象一个男孩。我不喜欢刺探
别人的隐私。所以从来没有问过。他也从来不好奇,这使我觉得很舒畅。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相信我。在消失了几天后,有一天夜里,他找我talk。
告诉我他有了感情上的麻烦,向我咨询。那时,我才确认,他真的是男孩。
一个细心,敏感,很执着的男孩。我滔滔不绝引经据典地劝说了一个多小时,
他一直静静的听。最后说他已经好多了。我知道那不是因为我说的内容,
一天晚上偶然碰到,说想不到他还是斑竹,他微微一笑:“*_^”,
还是那么谦逊平静。我们又聊了一会。我还是没有记住聊了什么,留住的
只是愉快的心情。
我出不去工大的网,每当检索文献,总是找quincey.帮忙。对网络和计算机
几乎一无所知的我,常常问他一些可能看来十分幼稚的问题。但他从来
不曾嘲笑我。quincey的耐心帮助使我知道了一点网络知识。我知道他
年龄很小,只是一个本科生,但在网络上,他是我的老师。
quincey很热心,而且不张扬。他稳重的性格使我愿意请他帮我做一些事。
一个朋友告诉我美国网站上的一些人不了解轰炸的真相,他的一些言论
经常遭到驳斥。而他又人单力孤,语言上还有点不通,想让我也去那里聊天。
可我出不去。即使出去了,以我的计算机知识,恐怕也不行。我于是想起
了quincey.我写了文章让他帮我发到那里。他真的去了。
quincey是很爱国的。而且是善于思考和理智的。他从不发表漫骂和攻击性
的言论。他的风格是用精辟深入的分析来说服人。在那段沸沸扬扬的日子里
实属难得。
我曾一直怀疑quincey是个女孩。他的细腻谨慎看来很象女孩。但他的
思维方式,对网络的痴迷,以及丰富的知识还是象一个男孩。我不喜欢刺探
别人的隐私。所以从来没有问过。他也从来不好奇,这使我觉得很舒畅。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相信我。在消失了几天后,有一天夜里,他找我talk。
告诉我他有了感情上的麻烦,向我咨询。那时,我才确认,他真的是男孩。
一个细心,敏感,很执着的男孩。我滔滔不绝引经据典地劝说了一个多小时,
他一直静静的听。最后说他已经好多了。我知道那不是因为我说的内容,
而是因为我说了很久,分散了他的注意力,并使他有些疲倦。问题是不
可能马上解决的。他善意地避免了刺伤我的热心。

我去过他的网页。很清新美丽。他说那里有还珠格格及其续集。(他喜欢看
琼瑶的剧。)琼瑶的小说我也看,但看了都忘了。真正记住的只有“窗外”
里的那首歪诗。(片刻面前堆白骨,须臾碗底现青花。待到夜阑人散去,
斜倚栏杆剔板牙!”)既然他推荐了,我还是把还珠格格看了。它没能使我
感动。我年龄已经不适合欣赏这样的故事了。到是他搜集的其他故事让我
十分开心。比如“牛粪的魅力”。quincey主页精美的画面和设计虽然还有些
单薄,但那种浪漫纯真的情绪却给我很深的印象。他是个有想象力的人。
我相信他的前途会一片灿烂。

我让他帮我检索了好多次医学资料。他总是很快就能满足我的要求。我怕向
信箱发信会收费,他就把资料都弄到自己的ftp站点上让我下载。他甚至周到
地没有指责我的吝啬给他带来的麻烦,并说我总是“welcome”的。
或许是感觉到了我的歉意,他也找我帮他一点忙——写论文英文摘要。看了他
寄来的第一段译文,我确信,他自己也可以写的很好。但我需要这份心理平衡,
所以还是接受并认真地完成了。即使是对理工科一窍不通的我也能看出他的
论文是不错的。

后来渐渐熟起来。有时也相互开玩笑。我总是说他孺子可教,
他就把我戏称为师傅,并常常“伸过熊掌”来要吃的和奖励。
当然每次都给我“一通戒尺”打了回去。

时光匆匆的流走,quincey告诉我他快答辩了。

有一天我到好友的实验室上网。结果上去后,好友用我的帐号与
quincey聊天,无意中说了我一些事情,我当时很不高兴。晚上,
我正在游荡,忽然有个不认识的叫wugang的人来叫我。我没理他。
一会,又一个message送过来:“我是quincey,用别人的号和你聊”。
我的印象中网上到处都是骗子。所以还是没理他。后来,quincey
来了。我告诉他有人冒充他来和我聊天,被我拒绝了。他表示惊讶
和愤怒。于是我更生气。看到wugang还在网上,立刻就冲过去,
尖酸刻薄地狠狠挖苦了他一通。最后他受不了了。老羞成怒地说:
告诉你不是我,你怎么就不信!去问问quincey吧。

quincey最后招认了他的恶作剧式的小把戏。我当时非常的失望。
因为我一直把他当做一个特殊的朋友。我们是真诚信任,从不
欺骗的。我想如果他问我问题,我会要么如实回答,要么告诉
他我不能说,但我不会欺骗他。而且笃信他也会同样。然而。。。
同时,我又觉得很惭愧。马上去跟wugang道歉。然后就把
quincey设成了坏人。当他在屏幕上消失的刹那,我觉得头脑
一片空白,仿佛失去了什么非常珍贵的东西。

那一阵工作也不顺利。第二天,白天累了一天,晚上回来非常疲惫。
登上BBS,一眼就看到了quincey道歉的信。抬头看一看窗外,
只看见黑沉沉的夜空点缀着稀稀落落的灯火和闪闪烁烁的星光。
我说不出是怎样的心情,只是不想和任何人交谈。于是把所有
的好友都设成了坏人。这样,在沉寂中我度过了孤独漫长的3天。
我知道是我错了,我设错了游戏的规则。只要人心是善的,一个
玩笑又能怎么样呢?也许我是过分敏感,过分有戒心了。

我有些后悔。当我把坏人都取消,又看到那些熟悉的名字
出现在名单的前排时,感觉非常的轻松和亲切。在众多的名字里
也有quincey。这使我格外高兴。立即给他发了信息,问他
答辩怎样了。他马上回信说已经答完了,成绩不错。这消息
让我既难过,又高兴。难过的是在他最紧张的时候我却在
制造不愉快。高兴的是他的确成绩很好。但时光不能倒流,
我永远没有机会更改当时的决定,弥补这个遗憾了。

我见过他的照片。有一天,参加完网友聚会,他很兴奋地
告诉我聚会照片的地址,让我去看。(是“死水”整理的。)
那里没有名字。他告诉了我照片的号码,有点腼腆的说,
没有单人照,都是和美女们轮流合照的。一看,他果然如
我想象一般稚气未脱的样子,稍微有点迷迷糊糊的样子(
因为每次他上网都是到深夜,所以白天一定迷糊)

又过了几天,我收到了他发的群体信件。于是,知道了
他的真实姓名,即将工作的地方,以及他的行程。离别
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近了。

他说要7月16日走。7月15日的晚上,我又在网上遇到了
他。彼此都有些依依不舍。他问我的通讯地址。虽然
这不符合我的规则,但我还是没怎么犹豫就告诉了他。
我想我可能不会写信,估计他也不会给我发信。这都是
一种形式和安慰。最真实的是,我们都会在心底默默地
回味曾经共同走过的这段网络时光。
“我给你挂个电话好吗?”他问我。
其实,好奇心人人有,我也非常想听听这个特别的朋友
的声音,但我还是抑制住了这种好奇心。“你有事吗?”
我淡淡的问。
“没有,我只是想现在挂这个电话。”
“每次,送我姐走的时候,我妈都让我送。因为我在
送别的时候从不回头。”
他理解了我的意思。离别就是离别,何必再加上依依
的一笔。曲终人总要散的。
“好吧,我明天下午的车。”
“明天我要上班,只好现在祝你一路平安了”
“谢谢,再见”
“再见”
。。。。。
没有挥手,没有话别。没有火车缓缓离去的笛声。。。
一个轻轻的ctrl-D,结束了一切。

quincey走后的日子似乎和从前一样平静。
我照样发表文章,还学会了带着3分匪气和人调侃。
但我再也找不到那种纯净、深刻的感觉了。看着自己
从新手到一般到中级,越来越觉得有点失落。
似乎忘了quincey.  但几天前偶然到笑话版去了一次。
突然看到了quincey的笑话,当时顿生一种错觉,
是不是quincey回来了?但一看日期,还是quincey走
之前的日子。query 了几次,也都是老样子。

不久我也要离开BBS了,这时才更明白quincey走时的
心情。在准备请几个网友之前,我还是给quincey发
了一封mail, 告诉他,很遗憾,相聚的日子却没有他。
我不禁想起了“人鬼情未了”中牧师的一段话:
。。。。
尘归尘,土归土。
我们都是红尘中的匆匆过客,
踏着通向同一归宿的路途。
。。。。

也许在红尘中我与quincey的缘分就是擦肩而过的匆匆别离。
但我不后悔没有看到他的字迹,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因为我已经拥有了一份流水一样的回忆。
淡淡的,淡淡的,什么时候喝一口都会清爽宜人。







--


※ 来源:.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http://bbs.nju.edu.cn [FROM: 202.204.20.65]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4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懒惰像生锈一样,比操劳更能消耗身体。